冰月企鹅

一个文堆,碎片世界的暂存地。微博@冰月企鹅。
♫りきあ♫
♫刀剣乱舞♫加州清光&大和守安定♫
♫沖田組溺爱♫
♫沖田総司&新撰组迷妹♫
♫源氏兄弟&义经组♫
BGM:《ホシマジナイ》

极冲田组合志《无花果》终于一宣了!

今天是极安定实装一周年的日子,我们特地选择了在此时发宣。本次有幸邀请到了很多非常棒的太太,一定会尽心尽力将作品做到最好,还请多多指教!【鞠躬】

「無花果」:

将他们悉心摘下,在熟透的芬馥坠地之前 
無花果」 
——加州清光·極&大和守安定·極


刀剑乱舞·极冲田组同人合志「無花果」 一宣登场,#CP23#双日首发  

公式站:http://okitagumi-kiwame.lofter.com/

CPP收藏:http://www.allcpp.cn/d/154820.do

微博转发抽奖,月底抽一位审神者送冲田组角川大色纸一对

传送门:▲▲▲▲


—即将修行归还,敬请期待—

过去的清光安定,是怀抱朦胧的不安与迷茫、试探着【爱】的幼子
极了的清光安定,是难耐剧烈的饥饿和干渴、狩猎着【爱】的猛兽

【冲田组】《冰淇淋与丰收会》

※还是瞎jb写的复健,大概是冲田组美食报社频道第二弹【。】

※自家本丸,原创女审神者打酱油,已经极化的冲田组设定

 

《冰淇淋与丰收会》

加州清光对怀里凉冰冰的东西犯起了愁。

刚泛黄的树冠在木地板洒下晃晃悠悠的影子,即使快步从走廊跑过,还是被凉风吹得打了个哆嗦,这让他觉得更愁了。

清光皱着八字眉闪身进了空无一人的厨房,离晚饭时间还早,餐具和食材被整齐摆在柜子上,他把怀里的东西往台子上啪叽放好,双手抱臂继续苦恼起来。

这东西要是再早些时候拿出来,绝对是本丸消暑用品的人气NO.1,可现在天气转寒,院子里秋景的枫叶都快红透了,一到晚上他就巴不得把围巾再裹严实点,谁还有心思吃这种东西啦!清光朝面前这个超大纸桶发起牢骚,外包装上【7KG】的字样在灯光下显得硕大无比,四周还袅袅地冒着寒气。

这是一整桶足有7KG容量的草莓口味冰淇淋。

这天中午,当审神者哼哧哼哧拎着保鲜箱来了本丸,一声不吭地把冻成冰疙瘩的桶扔给清光就要开溜时,反射弧极快的近侍刀一把揪住了她,清光把目瞪口呆的表情调整成僵硬的微笑,才从结结巴巴的少女嘴里撬出了什么、“正好在现世遇到哈〇×斯促销打折”“草莓味和清光很搭调”“秋天和冰淇淋是绝配”“大家肯定会喜欢的”之类莫名其妙的缘由。

审神者又对清光说了一堆叮嘱关心的话,就红着脸脚底抹油跑掉了,留下一人一桶在凉飕飕的房间里呆如木鸡。清光当然明白审神者专程带这么重的东西来是出于一片好心,可这个分量也太惊人了,还是去跟烛台切商量一下,给大家作为最近几天的晚餐甜品,慢慢分肯定迟早能吃完的——他这么琢磨着,然后看了眼冰淇淋桶上的产品信息,写在赏味期限那一栏里的日期,好像就是后天。

清光的叹气声增添了几分无力。如何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吃掉一大桶冰淇淋?全本丸成员一日三餐吃冰淇淋吗?这个比如何在一分钟内解决掉一队检非违还要难的问题摆在了清光眼前,他抬起沉重的脑袋眼神涣散地望向窗外,然后看见了一丛蓬松的发尾从窗前蹦过。

“你怎么在厨房…呜哇!别拽……!”

离清光迈步出门只过去了十秒钟,刚结束畑当番的大和守安定就被抓进了厨房,他手里揣着竹篓,头发乱糟糟的,白围巾褶皱里落进好几片树叶都浑然不觉,看样子是在田地里专心忙活了一场。

“是冰淇淋!好大一桶啊……”

安定放下竹篓,两眼放光地绕着灶台看来看去,想必也是第一次见这么大的份量,

“清光,这个我能吃吗?”

“当然能吃,就是为了这个把你叫来的——”

清光拉住快把脸贴上外包装的安定,顺手把他马尾辫上歪掉的发绳整理端正,清清嗓子解释起来,

“这个是主上今天特地拿来的,她把一整桶丢给我就回去了,但赏味期限就是后天,你也看到了有这~~~~么大一桶……情况非常紧迫,总不能吃不完白白浪费主上的心意……”

“唔……所以清光是想让我吃光?我是不介意过了赏味期限再吃。”

“当然是要和大家一起吃啊!你这家伙、还想吃独食——”

清光气鼓鼓地伸手去弹安定的额头,但被敏捷地躲开了。安定没继续和他斗嘴,而是弯下腰在橱柜里埋头翻找,只听乒铃乓啷一阵响,再站起身时安定手里已经多出了两套碗筷。

“反正都是要分掉,而且有这么多,我们先尝一尝也没问题吧?”

安定理直气壮地把餐具递给清光,丝毫不在意用筷子吃冰淇淋是比秋天吃冰淇淋还要奇怪的事情,

“这肯定是主上特地买给清光、让清光去分的,要不也不会单独交给你了嘛。”

“专程送一大桶快要过期的打折冰淇淋给我……是该笑还是该哭啊……”

清光接过碗筷,叹气声更加无力了。几分钟之后,纸桶被挖出几个冰淇淋球后安静地放进了冰柜,衣着一红一蓝的付丧神们已经各自端着小碗坐到了走廊上。

清光手里的瓷碗在秋风吹拂下有些冰凉,形状浑圆的粉色冰淇淋成对躺在其中,作为装饰和搭配还被撒上一层薄薄的可可粉,黄橙橙的果肉软绵绵地铺在四周,在边缘点缀了巧克力酱,那是安定刚从畑当番带回来的熟柿子。

“变得好可爱啊,清光真的很擅长摆盘呢。”

“……被每次还没看几眼就迅速吃光的你这么夸奖可一点也开心不起来。”

作为最后的底线,清光还是拿了小勺子过来。冰淇淋经过一番折腾稍微有些融化,轻轻挖了一勺,绵柔的粉色冰沙就被挑起一大块,混合星星点点的深红色草莓果肉,在傍晚的树荫下像一朵迟迟开放的小花。

“嗯?好浓郁的果味……”

牛奶的细腻与草莓的酸甜同时在舌尖化开,甜味在低温的驱使下往喉咙里钻,又被可可的香醇拦了下来,三种口感在吞咽时冲撞在一起,再吃下一口柿子,绵密的果肉立刻缓解了冰淇淋的凉爽。

“啊唔、好凉……!”

旁边的安定挖起几乎一整个冰淇淋球,张口就吞了下去,寒意直往脑门上冲,凉得他张大嘴巴直吐舌头,等缓过来这阵子,他又重新挖了一小勺放进嘴里,这回安定总算露出了开心的笑脸。

“这个真的太好吃了!要是夏天的时候能有一大桶冰淇淋该多好……”

“大概、是想趁着夏天还没彻底离开,赶紧把这么美味的甜品分享给我们吧……真是的,笨蛋主上——”

清光又抿了一口冰淇淋,让清爽的酸甜慢慢在嘴里融化,然后瞥了瞥安定手里已经变空的碗,

“所以?安定有什么好主意吗,如何在一天之内吃掉一整桶……看你吃的这么开心,就交给你咯?”

“诶?让我想办法吗!这个……唔……嗯…………”

这回换成安定陷入苦恼了,他晃晃马尾辫,迷茫地朝四周看了又看,目光最终落在了清光碗里没吃完的柿子上,头顶的小灯泡突然亮了,

“做成什锦果盘怎么样?”

“听上去不错呢——”

“果园那边大丰收哦!小夜开心地摘了好多柿子回来,还有苹果和梨子说是等明天再摘,蔬菜也收获了不少”

安定猛地点头,干脆讲起了今天当番的见闻,

“正好可以办一个丰收慰劳会,把现摘的水果做成甜品分给大家,每一份里都放冰淇淋,这样不就分完了吗?”

“那、如果准备好各种食材和水果,以秋天冰淇淋作主题,大家自行搭配装盘、起名,会不会更有趣一点呢……”

“感觉歌仙一定会努力起个最风雅的名字,然后把和泉守起的训斥一顿,哈哈哈!”

“你们!在说什么呢,我可都听到了!!”

安定话音刚落,大老远就传来了和泉守怒吼之后被堀川安抚哄好的声音。付丧神们面面相觑地对视了几秒,然后一起噗嗤笑得更欢了。清光拍拍行灯袴站起身,如释重负地伸了个懒腰。

“很有趣的办法嘛,那就这么定了——待会我就找歌仙和长谷部他们商量,还有……”

“还有?”

见安定追问起自己没说话的话,清光连忙摆摆手回答。

“不、没什么——就是觉得,安定现在真的很喜欢畑当番啊。”

“因为鼓捣田地很好玩啊,而且清光不也……还以为你宁可放坏了也不想把主上给的东西分出去呢。”

这话让清光愣了愣,他故作沉思地点点头,而后狡黠地笑道。

“我一个人不可能吃完嘛,下回可就不一定了——”

清光说罢收拾起餐具,转身准备回厨房洗碗,突然被还坐在原地的安定拉住了袴角。安定表情凝重地看着他,指着被吃得干干净净的瓷碗,非常严肃地开口向他请求。

“那个,清光……能不能再给我来一碗冰淇淋?”

“绝—对—不—行——”

“为什么嘛,明明清光刚才还在发愁怎么吃光它!”

“马上就开饭了,不能再吃了——!”

在安定的苦苦哀求下,清光在晚饭后麻烦烛台切他们给大家都分了一份冰淇淋。第二天的丰收会进行得非常顺利,唯一的小小遗憾是,安定由于连续两天狂吃冷饮,在这之后闹起了肚子。

 

——END——

 

PS:柿子和冰淇淋都是凉性,一起吃容易胃寒和拉肚子,好孩子不要学【x

关于极冲田组的脑洞

;w;;再转一遍,南极的极冲田组小论文特别好,请务必点进来看看。。!
清光和安定就是这样相反相对、镜像相生,修行回来的极冲田组之后看似有分歧,其实两个人更相似了,仔细去体会能挖掘到很多东西…………
要是有什么想法欢迎去原文评论里讨论!!(*゚∀゚*)

コンペイトー:

不否认有婶婶异常疼爱冲田组和他们达成心意相通的本丸

在此主要讨论的是极冲田组对婶婶的爱是没有超过对冲田君的爱的本丸

 

先从最新更新的习合语音开始随便聊吧

聊到哪算哪,欢迎评论讨论,后半部分会聊清光极化多点

不过说到底,全篇纯粹是我个人的感想存梗

 

 

·习合语音

 

●つっつきすぎ
極安定「もう…仕方ないなぁ」
特安定「飽きないの?」

極清光「もーう降参だって」
特清光「おーおさすがにしつこいぞ?」

 

很明显没极化的冲田组比较盐……!

安定一个是直接问婶婶 你不腻啊?这句对比安定普通本丸放置的那句“飽きずに僕を撫でるね”,笑果惊人www前一句说婶婶摸得不厌其烦,但其实心里很烦啊wwwww

清光那句我也还蛮意外的,直接说婶婶这样有点烦人……和安定也是异曲同工,普通点击说“摸我很开心啊”→“再摸下去可是有点烦人了啊?”

如果不开乱舞会以为被摸得很高兴呢……其实并不喜欢被婶婶摸吗?

我喜欢啊!我真的喜欢对婶婶盐对应的冲田组!!!!!【。

 

相比之下极化的冲田组就温柔了很多,对婶婶的举动表示无奈、投降

语气是很甜啦~!

但……也说明,因为是关系还算好的婶婶,所以可以忍耐、容忍了吗

其实还是不喜欢被这样连续触摸……

 

 

●中傷つっつきすぎ
極安定「うっ… さすがに怪我をしているときは…ね?」
特安定「時と、場合を考えない?」

極清光「心配してくれるのは嬉しいけどこんなんじゃみっともないからさ」
特清光「んあっ… 見るなよ こんなボロボロ」

 

 

冲田组中伤的时候都是很明显对婶婶的关注表示反感。

安定的话更是和被删除的手入台词一脉相承,尤其是清光那句,手入中,有事之后再说。按鲶尾被删除的说法手入就是洗澡,当然也许每把刀手入的方式不同,但是一般来说应该都是依靠婶婶的灵力来恢复。在疼痛的时候对婶婶采取避让的态度,所以也是对婶婶不完全信任的表现……?

话说回来清光中伤催着婶婶给他手入,口气真是凶巴巴的可怕。又要让人手入又不让人盯着看,态度好差wwwwww有趣

 

 

●鍛刀終了
(本丸に戻ったときに鍛刀終了した刀がいたとき)
極安定「鍛刀が終わったって」
特安定「鍛刀が終わったって」

極清光「鍛刀終わったって迎えに行く?」
特清光「鍛刀終わったって~」

●手入れ終了
(本丸に戻ったときに手入れが終わった刀が居たとき)
極安定「手入れが終わったって」
特安定「手入れが終わったって」

極清光「手入れ終わったって。順番待ちはまだいる?」

特清光「手入れ終わったってー」

 

 

这部分是最让我吃惊的……!

说得一模一样!!!我大致翻了翻别的刀的语音都没有这样一模一样的情况(如果有请告知)

冲田组真的是一心同体的!!镜面双胞胎!!!!啊!!!特别安定本身是不怎么说xxxって这种句式的,所以这或许是……冲田君的口头禅也说不定?或者说,是他们对冲田组撒娇时候的口吻www

另外相对来说。安定和普清完全不在乎别的刀,只有极清还提一下别的刀,感觉到了社交力……虽然有社交力!

开心地说着“有新刀,要去迎接吗?↑”之后进了锻刀室却说“有了新刀也不要忘了我的事啊↓”语气的变化简直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另外所有的冲田组在看新刀的时候都是说“新同伴呢”相比和泉守的锻刀语音,感觉就很像是冲田君/土方在招呼新选组新入队的队员的口气

 

 

●催しもの
極安定「催しもの、参加するの?」
特安定「催しものみたいだね」

極清光「それ、俺も連れてってくれるの?」
特清光「あっなんかお知らせ来てた」

 

安定说得很古典,基本是照本宣科。

但结合清光的角度来看,极化冲田组看到新活动都是期待着被主带出去的。而没极化的就比较淡定说好像有新活动,随口一提而且不想去确认。极清这句话的口气就很像是挤到婶婶身边,指着通知上的内容问,会带我去吗?

……会有婶婶能拒绝吗?吗?极清光真是超……会……撒娇……。

 

●刀装失敗(特・極 共通?)

安定「落ち着こう…うん」「焦ったらダメだ」「あっ…」「…ごめん」

 

清光「うわちゃー」「こーゆーの嫌いー」「え?盛りすぎ?」「えー、デコったらダメなのかよ」

 

极和普台词一样语气不一样

普安定超弱气,失败了有点畏缩的感觉

极清则是变成更加老油条了……

这里的冲田组就是正相对的部分了,安定很认真的做刀装,而清光……竟然在打扮刀装!而且一点也不在乎失败的口气,真是笑死了。

当然做什么都很认真的安定也超可爱,认真道歉的安定太可爱了。

 

●お守り装備
極安定「ありがとう気にかけてくれて嬉しい」
特安定「そんなに僕…心配かな」

極清光「へっ…愛を感じるぜ」
特清光「へへっ …ありがと」

 

普安定对自己很没信心啊,对婶婶的照顾觉得意外的反应www

极安定这话简直太客套了233

 

●馬装備(特極共通)
安定「今日は…よろしくね」
清光「はいはいどーどー」

 

一样也是冲田组的语气变化了

极清说着安抚马的话(吁吁),口气却很不耐烦啊

极安的口气超温柔了,他真的对马很感兴趣,很珍惜,对马说着请多指教——然而出阵要把马吓死了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顺便一提极清的马当番居然是讲中老年笑话【?】被安定知道,清光把马当食物看,安定会怎样啊233

但是清光在安定面前都是装得好好的陪他聊马眼睛亮晶晶,真会装啊加州清光=q=

真的是有两幅面孔【x

 

●景趣
極安定「模様替え?分かった」
特安定「模様替えかい?」

極清光「模様替えすんの? OK?」
特清光「あ家具運んだりは俺パス~」

 

 

这部分也是超有趣——特别是普清拒绝搬家具2333333

安定是一如既往地乖乖的,搬家具,种地喂马也都是嗯

清光极化后对婶婶态度是好多了,马上就答应搬了。和安定的句式也是一样的。“知道了”=“ok”

 

 

 

·其他极化台词

 

冲田组语音相似这一点在一开始微妙的意识到一些,但习合和极化之后就分外明显了。

最开始我入坑最喜欢的台词就是他们的boss语音

“ふ……ははっ、お前が大将か!”

“お前がボスってやつかよ”

大将对应boss

清光的英语为什么那么好啊,在夜市学的吗XD

 

他俩一起喊噢啦噢啦也是特(很)色(吵)

但是极化后只有二刀开眼才喊噢啦,又觉得有点寂寞了……

 

最先安定极化后,有几句变得像清光说的台词

比如说链接说合体、去商店说“xxx真好”,听口气觉得是真的觉得好吧。但清光说逛商店好的时候是压抑了内心(参考安定说清光逛店是比较吵的),极化后提起“自己是在夜市出售的”(日本太太说,虎徹哥是近藤在夜市买来的,所以说很可能清光是指自己是在夜市被买入新选组的)

以前的清光是羡慕的语气,极化后脱口而出了,还对婶婶隐瞒这件事……emmm

自卑?还是不想对婶婶说自己怎么进新选组这件事

清光极化后也有几句像安定了(刀装的“完成”、远征“我出发了”)

 

 

安定极化后对周遭的事务多了些关心,本来捡到东西就说好像捡到啥了,极化后会问这是什么啊。(好天然啊,可爱www)

我觉得他确实是从冲田君那边收回了注意力(不管是出于好或是不好的心情)而在本丸多放了一些注意力。但也可以说是强迫自己去在意,因为不能再去在意冲田君了。(可喜可贺的是安定爱上了种地233 另外就是有点在意,安定说的故乡到底是自己的故乡,还是冲田君的故乡呢。但是就算问他也不会告诉婶婶吧)本来安定做内番只想着和顺眼的人一起(也就是清光233)后来真的爱上种地233

但是清光就直接喊,讨厌种地——

清光是真的讨厌种地,但是被安定训了也是真的会去种地,这种关系真是太可爱啦

 

 

本来的安定会随随便便对婶婶说冲田君和清光的事,但是极化后就不再提冲田君的名字(据说本来那句改口的台词就是原本的归还语音,也就是说就算自己脱口而出,也会硬生生地让自己避开冲田君这个词)

也就是学习着像清光一样,不对婶婶提这件事。

 

另外我是觉得冲田组是微妙的把对冲田君的想法,投注在了婶婶身上。特别是留守语音,极化安定和极化清光都不约而同地觉得婶婶可能是因为生病过世而不再来看他们,甚至难过到哭泣。

特别是清光极化那句“觉得你不会再来了”

比起失宠,更像是担心婶婶狗带的语气。

 

要说台词相似,特别是他们的极化后的碎刀语音。

“即使死了……!”

 

我基本是认定,极安定的碎刀语音是对冲田君说的(当然这句话非常暧昧,怎么理解都行)

因为那句话和未极化的碎刀语音对比很明显……

原本碎了能去冲田君身边→即使碎了也无法去冲田君身边了(他已经被冲田君赶走了)

清光的话,对婶婶和冲田君都很说得过去。

但他原本是在乎自己有没有被爱,极化后却变成了去爱别人。

也就是说其实他

①确认过了自己是被爱的→也就是说原本的碎刀语音是对冲田君说的,在极化之旅中确认过自己被爱了

②对被爱这件事已经不再相信,唯一能确认的就是自己还能去爱这件事。(从清光本丸的反复确认被爱和叮嘱,也像是对被爱不自信的样子)

 

 

 

·清光极化书信

 

清光的信很明显和安定不同,对冲田君的事情提的少,但是逻辑是连贯的233,态度也很轻松(安定的转折简直了wwww)甚至还会安慰婶婶,是不是看到自己的信紧张了。

安定就完全不在乎婶婶看到他的信收到了多大的惊吓啊…………【而且真的很吓人】

但是清光那么说,说明他也觉得自己斟酌再三写出的语句还是会让人很在意吧

 

也就是说看到过去的自己在身边,这句话

“这感觉……是什么啊?”这句话在刀音里也出现过,在他为安定担心不已的晚上,捂着心口这么说。

蜂须贺告诉他说,这就是心。

清光的心情,肯定不是愉快的。

他看到过去的自己在冲田君手里,即将迎来折断的命运,他实际并没有释怀,相反在意得不行。

 

从第一封信里,清光态度轻松地说,就当是学习变强了吧。但很明显冲田君是把他运用自如的人。和安定一样,是少有的能把他们这样难用的刀运用自如的人。是他们一直在追寻的人。

清光说自己在找能好好打扮自己的人,但是从极清光的周年语音来看,他最在意的也是把自己用好啊w而且他说能把自己用好,果然这就爱吧(三周年、おめでと。俺みたいなのをちゃんと扱えるのは、やっぱ愛、だよね)

也就是说,对清光来说,能把自己用好的冲田君,一定是爱他的。

第二封信里,清光看到过去的自己就在身边,和安定不一样,冲田君不知道安定的身份,但是清光来到了自己(也就是冲田君)身边,近距离学习冲田君的刀法,也就是说,,能和冲田君一起出阵,混入了一番队做队友了吧。

刀音里安定想要做的事情,清光也去做了。

果然他们是一样的。

第三封信里清光说历史不能改变,还强调了2遍,也像是在说服着自己。

断绝了对冲田君的念想(自己已经和冲田君没有关系),也就只能全身心地放到本丸去了吧。清光的好胜心很强啊,要做婶婶的第一。

但是他在本丸说什么“别人讨厌你啦”“不要忘记我的事啊”,真的是……挺病娇的。原本的清光并不会给人这种压迫感。

因为清光除了本丸已经无处可去了……给人这种感觉。

 

虽然信里没有说,但是会担心婶婶长时间不在觉得他狗带了的想法,就让人觉得,他果然是看着冲田君和新选组走到了末路才回来。

 

 

 

 

·其他杂七杂八的感想

 

·冲田组没极化的时候就像是不懂爱又恍惚记得爱的孩子,因为他们被冲田君爱过,他们喜欢这种感觉所以一直在追逐着爱,追逐着冲田君。

·本来是安定看起来比清光健康的,极化后明显是清光看起来比安定健康了(极安的hp也是低的)

·内番的清光换回了以前的耳夹,安定也扎起了马尾

也就是说他们在彼此面前,还是最初的模样没有改变吧 ,当然内番台词也没有变。真是太好了。

他们在手合的时候还能自如地谈论着那个人。

·冲田组虽然没有直接提到对方,但是台词都互相混着、甚至一模一样这点,是灵魂双子啊!!!!!这不就是大糖吗!不管、我嗑了!我嗑了!

·冲田组极化后的隐蔽是一样的!一样的!而且是打刀里的top……我可以猜测冲田君也是很擅长隐蔽,出其不意地快速结束战斗吗?

·统率好像也是安定和清光一样

另外清光的侦查还是很厉害……

·极清极安的一骑讨语音超级像小混混打架!233 极清直接就是小混混的专门用词了233

本来没有那么像小混混的,极清上到jk用语下到不良和大叔笑话都懂,真是强……

·极清竟然特地戴了纯黑手套,这手套可不方便握刀啊,感觉是故意藏起红指甲的

·极清的腿甲不知道是不是桔梗or水仙花纹,如果是桔梗的话就是和治疗肺病有关系了

 

官方快出极刀公式书啊!!!

 


本来想写个冲田组吃月饼的小段子当中秋节礼物的。。。但是最近实在太累了放假还被拉去陪亲戚尬聊逛景点,瘫在床上爬不起来TVT
之后再写个深夜吃吃吃系列当补偿好了(•̥̥̥̥̥̥̥ ﹏ •̥̥̥̥̥̥̥̥๑)
想看他们两个吃什么好吃的也可以告诉我,最好是我吃过的(x

© 冰月企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