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月企鹅

一个文堆,碎片世界的暂存地。微博@冰月企鹅。
♫りきあ♫
♫刀剣乱舞♫加州清光&大和守安定♫
♫沖田組溺爱♫
♫沖田総司&新撰组迷妹♫
♫源氏兄弟&义经组♫
BGM:《刻司ル十二ノ盟約》

八十八番大和守安定极化台词翻译

来源:刀剑乱舞冲田组主页
该翻译由多人协作完成,内容仅供参考、仅用于同好之间交流,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极化安定的部分语音音频下载,地址:▲▲▲

※※※※※※

刀账说明
僕は大和守安定。今の主の愛剣となるべく、過去と向き合ってきた。扱いは難しいけど、今の主ならきっと使いこなせるって信じてる。これからもよろしく 
我是大和守安定。
直面了过去,尽力成为现今主人的爱剑。
虽然很难使用,但我相信若是现在的主人一定能运用自如。
今后也请多多关照。

修行 
出发前 
大事な話があるんだ 
有很重要的话想说

返还 
あなたならきっと、僕を使いこなせるって信じてる 
是你的话,相信一定能把我运用到极致

送别 
そのうち戻ってくるんじゃない? 
过几天不就会回来了吗

本丸
通常
僕は腕が細くてね……いや、いいんだけど
我的手腕比较细啊……不,也挺好的
膝の上に乗せるのは、どうかな……。重くない? 
放在腿上怎么样呢…?不沉吗?
あいつばかり前に出てきてるけど、僕だって負けてないよね?
虽然那家伙总是冲在前头,我也不会输的哦

放置  
眠くなるよねぇ…… 
好困啊……

负伤 
いたたたぁ… 
好疼…
 
结成
队长 
僕が隊長とはね。わかった 
我是队长呢,知道了
队员 
出番だね。わかった 
出阵呢,知道了

装备  
いいものだね、これ 
真是好东西呢,这个
強くなった……気がする 
感觉,变强了
これが新しいのかぁ 
这个是新的啊

出阵  
行くぞッ! 野郎共ォ! 
上啊!小的们!!

发现资源  
これは何だろ? 
这是什么啊?

到达BOSS  
その首、もらうよ 
那颗首级,我收下了

索敌   
きっひひひは! 行くぞ。偵察からだ 
嘻哈哈哈……! 出发了,侦查开始!

开战 
出阵 
殺しまくれェ! 
来大杀特杀吧!!
演练 
一応僕も剣だからね。他の剣の実力は見たい…… 
我姑且也是剑呢…也想见识其他剑的实力

攻击  
斬れろ、斬れろォ! 
砍!砍啊!
殺してやるよ 
杀了你!

会心一击  
わが主を勝たせるために!! 
为了吾主得胜!!

轻伤  
傷の一つや二つで……! 
只是一两个伤口…
まだまだ……ッ! 
还早着呢…!!

中伤/重伤  
まだ終わってやらねぇよ!! 
才不会就这样结束!!

真剑必杀  
さぁ…殺し合いはこれからだ!! 
那么…厮杀才刚刚开始!! 

一骑讨  
いい度胸だァ、かかってこい! 
好胆量,尽管来吧!

二刀开眼  
オラァ! 
噢啦!

誉  
自己嫌悪中です 
自我厌恶中

任务完成  
終わったみたいだ 
好像完成了

内番 
马当番 
馬は馬でいいよね—— 
马作为马真好呢——
结束 
のんびりだったよ 
好好放松了一下
田当番 
畑の世話はいいね 
照顾田地的活儿真好呢
结束 
最近畑いじりが趣味で…… 
最近的兴趣是鼓捣田地…
手合 
ははは!ころ!…せないから半死にしてやる! 
哈哈哈!杀!…不了就打个半死吧!
结束 
戦闘になると性格が変わるのを直さないとな…… 
战斗后性格就会变的情况不纠正的话…

远征  
遠征に行ってきます 
出发去远征了

远征归还 
队长  
ま、当然の結果かな 
理应的结果嘛
近侍  
遠征部隊が帰ってきたよ 
远征部队回来啦

锻刀  
新しい仲間が来たよ 
新伙伴来了

刀装制作  
はい どうぞ 
完成了,请用

手入 
轻伤及以下 
修理にいてくるよ 
去修理了
中伤及以上 
何度でも修理するさ……主を勝たせるために 
不管多少次都会接受修理的 …为了主人的胜利

链结  
合体!……なんてね 
合体!……开玩笑的

战绩  
今までの実績は、っと…… 
现在为止的成果、是…

万屋  
店も、たまにはいいね 
偶尔去万屋感觉真好呢

碎刀  
……死んでも……っ、お傍に…… 
……就算死了…在身边……

就任一周年  
就任一周年おめでとう。これからも一緒に頑張っていこうね 
恭喜就任一周年。
接下来也要一起加油呢

就任二周年  
就任二周年おめでとう。もう、どんな刀だって使いこなせるって顔だね
恭喜就任二周年。
已经是无论是什么刀都能运用自如了才会有的表情呢

留守  
正直、心配はしてたんだ…病気か何かで、来れなくなったんじゃないかって
说实话,一直在担心……是不是生病了,才
不来了什么的

一口团子  
ありがとう。この後も頑張れそうだよ 
谢谢,接下来也好像可以继续努力

※※※※※※

整理&翻译STAFF

台词整理:@sellen_安定极化当机 @南极君_菊厨厨厨 

翻译:@竹斋听雨_

校对:@沨霁烟-清光可爱 @羽e阿姨meme喵 

润色:@冰月企鹅

终于下了决心,也看到了他的决意,如果这就是大和守安定必然的命运,那我有什么理由不见证他要走的路呢
今天让安定带队出阵了一整天,他很开心。晚上一登陆本丸就是清光来开门,然后安定自己站出来要求修行了。这六天一直在想着,送安定出发那天要对他说些什么,思考了很多无关紧要又矫情的话语,现在却脑袋空空了,这一刻任何语言都微不足道没有意义
既然已经决定要走,那就不能再哭泣了,不能再悲伤了,要张大双眼亲眼看他背上行囊的身姿,目送他离开,把他经历的每一个瞬间都烙下来,不能忘记、永远不要忘记
立ち上がれと、呼んでいる
自分の手で、生きる道を見出すため
祈るは、その行く先に
かぜが吹くように

这是我最喜欢的歌里,最喜欢的一句,现在作为饯别送给你
今天是我与大和守安定相遇的第992天,与加州清光相遇的第993天
今天大和守安定出发踏上了修行极化的旅程
再见了,我最喜欢的爱刀之一,我们在这里等你,等你变成全新的你,然后再一起踏上全新的世界

 

对不起,答应了你不会再哭的,可是点下确认的那一刻还是没有忍住

【刀剑乱舞】【冲田组】《美しい悲劇》※02

※加州清光、大和守安定、新选组、冲田总司中心

※冲田组,无明显CP成分

※历史向,含有历史人物死亡、付丧神替换身份的设定

※含有关于付丧神与原主相貌的二次设定,请以具体史实为准

※涉及历史事件和人物,如果有疏漏和错误,欢迎指正

〓目录索引〓

前文请戳→※01

后续传送→待更新

前作索引→▲▲▲

(本文是完全独立的本丸故事,与几部前作没有直接关联)

 

*

大和守安定梦见人影绰绰的京都黄昏,他和加州清光并排站在灯火迷蒙的街道,漫天绛紫云霞映入鸭川,从他们脚下缓缓流过。

在他们面前有位武士,那人身材高大健硕,腰间配了把虎彻刀,乍一看凶悍严厉,脸上却挂着和煦的笑容。他面对安定和清光端详半天,先是疑惑地挠挠下巴,然后抱臂朝天、爽朗地大笑道。

“哈哈哈!你们两个,可真像小时候的宗次郎啊!”

安定一惊,猛然睁眼坐起。汗水浸透了额头,他花了半天才平复了剧烈鼓动的心跳,扭脸到处看看周围景致,好确认自己到底身在何处——向西倾斜的白月从房檐照在榻榻米,透过墙板隐约听得见一阵阵粗鲁豪放的鼾声,他身穿的单衣也散发出清爽好闻的味道,那是安定从柜子里找出的、冲田总司的衣衫。

意识一旦清醒,记忆就呼啸着往脑海里奔涌。安定想起自己此刻身处新撰组屯所,正躺在冲田君生活过的房间、床褥上,甚至假扮借用了那位天才剑士的身份。他想起被猩红浸泡的浅葱色,那些在池田屋二阶目睹的画面也鲜活跳动起来,好不容易沉淀的不安和悲伤再次冲上心头。

“……冲田君……呜……”

这个时代的冲田总司,不在人世了。

明明下了决心不再为此恸哭,安定口中依然发出呜咽。这间屋子充满冲田总司生活过的气息,随便触碰哪里都能激起对冲田君海啸般的回忆,在安定回到前川邸的这一天时间里,很多同伴操心冲田队长的身体状况,陆续过来看望他,安定只能边堆起拙劣的演技,心惊胆战地模仿冲田君的样子,假装没事强颜欢笑好让大家不要担心,还要拼命压抑那快要塌方的痛苦,心底的弦快要濒临崩溃了。

夏日黎明会早早到来,眨眼间月亮就躲进了深不见底的夜色,是天亮前最黯淡的时刻,现在是元治元年六月八日凌晨。

“怎么办,清光还没过来……”

反正也无法再入睡,安定索性在屋子里来回踱步。与冲田总司同住一间宿舍的斋藤一今天由于任务没有回屯所,对安定来说真是幸运至极,比起自己会不会被队士们看出破绽,有件更令他焦躁的事情还没解决。安定目光扫过置于床头的刀架,那当中只安放了一把黑鞘打刀——属于这个时代的加州清光,还没有被送回。

过去的一天中,负责武器维修的刀匠师父三番五次来问询过情况,安定都借口要自己先试着修理爱刀打发过去了。可无论如何他都没办法再借此瞒过今天,因为按照正统的历史走向,近藤勇会在六月八日写下一封记录池田屋事件经过的信件寄回家乡,而在那当中关于冲田总司佩刀的只言片语,和一份刀匠保存的修刀记录,是清光留在历史暗河中唯一的存在证明。

冲田君已经遭到不测,要是连清光的历史也……他不能再想下去,又控制不住狂奔的思维,敌人要彻底破坏这段历史吗?想从源头把那些必然的命运搞乱,让历史强大的自愈力都无从修复吗?他想起那些溯行军的所作所为,愤怒和焦躁代替不安占据了脑海,给理智染了一层血色,他用力晃晃脑袋让自己冷静,却没有什么作用,本来就蓬乱的头发也弄得乱七八糟。

窗外天色泛白,万物笼罩在朦胧的光晕中逐渐苏醒,新的一天就要开始了。可是安定的心却被自己囚进了暗涌,他恐惧着即将来临的日出,黑漆漆的情绪绞成绳索勒紧喉咙,似乎连发出哭声都会化成对他处刑的讯号。

不行了,快撑不下去了,我到底该怎么做才好——安定瞪大眼睛自问着,脑袋像是要裂开地痛,就在这时,他耳中捕捉到一个声音。

那是仿佛猫咪从树上轻盈落地、尾巴扫动花枝般的微弱脚步声,随后他又听见了被刻意压低的呼吸。

“……安定……?”

这声呼唤震入耳膜,霎那间,激荡在他胸中的漆黑潮水全都退去了。

双腿先于意识迈出脚步,安定近乎飞奔地朝门外跑去,他手指打着颤拉开格子门,向屋外探出脑袋,在屋檐还没被照亮的角落,有个一身黑色洋服的人影藏在那里,见安定走出来,对方赶紧扭过脸,金色耳饰来回晃动,眼底流动着温热的赤红。

“稍微来迟了一点……这里情况还好吗?”

红眸子的付丧神加州清光面露抱歉地说道。明明只经过了短短一天,安定却觉得已有百年没有听过清光的声音,付丧神熟悉的声线终于让他找回了冷静,方才那些快把他吞没的情绪就像假的般化作了缥缈晨雾。

“一切还算挺顺利,不过……”

“喏,这个带来了——”

不等安定把逞强的话语说完,清光就拿给他一件东西,安定这才看见清光怀里抱了把被白布包裹的打刀。清光抓起安定的手走进屋子,略带怀念却又短促地来回张望一番,然后直奔刀架前方。

安定注视着清光的动作。清光缓慢却坚决地拿起打刀,展开了其上层叠交缠的布条,颜色鲜亮的红鞘与刀镡虽伤痕累累,血污却全被擦拭清理干净,在蒙蒙亮的光晖中,那块被折断的先切安静地睡在白布上,小小的、很不起眼。

清光举起刀鞘示意他接过,安定心中闪过片刻痛楚,然后朝这个时代的加州清光伸出手。时间宛若静止般变得漫长,这一刻他不再是什么大和守安定了,他的手重叠了漫长、广阔的时空河流,代替不能亲自迎接的冲田总司,把那已然沉眠的爱刀付丧神接回了应该回到的地方。

“太好了……清光,这下子近藤先生就会在信里提起冲田君和你的事情了。”

红鞘打刀被安定紧抱在入怀,沉甸甸的。他安心地长舒口气,紧绷一整天的脸上终于由衷地露出笑容。

“……这种事、根本无所谓啦,只是历史必须这么前进,不搞定的话会很困扰的。”

眉头分明都快绞到一起了,清光却故作轻松地摊摊手,这幅模样让安定好气又好笑,立刻本性毕露地捉弄起他。

“这样吗?那要不我待会去和局长建议,让他信里不把你写得那么清楚?”

“你……!本来就没写几个字,真过分——!”

清光鼓起脸颊慌忙抗议,和安定吵闹起来,房间里短暂而宝贵地恢复了几分生气。等他们吵完嘴,微灼的阳光已撒上屋檐,再过一会儿就是新撰组的起床晨练时间。

“那么、差不多要回去了……我还要继续去处理善后,这里接下来就靠你了——”

清光伸了个懒腰,又抬手帮安定整理好乱蓬蓬的长发。他背对安定走出冲田总司的房间,高跟鞋踩上走廊地板发出清脆的响声,

“一定要平安完成任务哦,安定。” 

“嗯,放心吧。”

安定重重地点头,朝清光挥挥手。清光又回过头,红眸对上他的视线、确认了安定蓝眼睛中的决意,然后朝他一笑、跳下走廊的木地板三两下就消失了。

我会等你再来的——这句话到了安定嘴边,却没有被他说出口。安定目送清光离去,直到眼中残像也像从未出现过般不见踪影,刚才还填满心口的东西瞬间被掏得干干净净。

下一次见到清光会是什么时候呢?不会人来告诉他答案。而他以冲田总司之名迎来的新生,才刚刚拉开序幕。

大和守安定就这样留在了历史车辙中,以一人之身投进了时代混沌的激流。

 

*

元治元年的炎夏比大和守安定想象中还要漫长。酷热在前川邸上空蒸腾了片片暑气,嘶哑的蝉鸣声中,新撰组也迎来了另一个不平静的日子。

“会津藩来命令了!新撰组即刻起出发前往九条河原出阵,准备迎战长州军!”

同样使人燥热的还有近藤勇中气十足的号召。屯所不算大的庭院里站满了人,新撰组全员集结于此,队士们各个高举拳头、正在为自己被幕府亲自使役而斗志激昂。安定守在近藤和土方身边,看着他们指挥部下安排兵器和粮草,不敢做出任何多余反应,生怕再被那位魔鬼副长看出倪端。

元治元年六月底,新撰组在会津藩的命令下向伏见前线出动,将参加著名的禁门之变战役——过去的一个月中,早已被驱逐京都的长州攘夷激进分子们,被那一日池田屋发生的修罗惨剧彻底激怒了,他们怀着对新撰组和会津的憎恨,竟结成了一支兵力强大的部队,为了复仇朝京都进攻而来。

这将是新撰组第一次为了幕府奔赴前线,并手持赞誉胜利而归——安定默念早就背得滚瓜烂熟的历史事件表,不由得分了神,连土方正盯着自己看都没有察觉。

“总司,在发什么呆呢?”

副长一巴掌拍在安定头上,吓得他马尾辫都竖起来了。见他发出小动物似的惊叫声,土方不怀好意地笑起来,和安定对视的眼中还藏了些别的东西,

“你现在去找山南,告诉他需要留在屯所负责戒备镇守的任务,顺便也把你自己的护具准备好。”

“……哈、哈哈哈哈……土方先生下手好重哦!山南先生这次也是留守番吗,你们是不是又吵架了?”

“问题怎么这么多,快去快去!”

土方的目光像捕兽网一样把安定套牢,他鼓足勇气才笑出来,背后都被冷汗湿了个透。副长脸上依旧挂着对安定的怀疑,但也没再刻意刁难,转脸去忙别的事务了,付丧神狂跳的心这才恢复正常。

这一个月来,安定每日都如坐针毡。他去努力接受冲田总司的身份,试图融入新撰组的生活,可假扮一个曾经活生生的人谈何容易?尽管他投入地模仿冲田君的行为话语,演技却还是漏洞百出。别说是老奸巨猾、和冲田君交情最好的土方岁三了,就连和冲田队长朝夕相处的同伴们也发现了几分违和感——当他们和过去一样叫唤冲田总司名字时,这位冲田君反应总会慢上半拍,笑容也不太自然,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是吗,土方是这么说的啊……那我就再留下一次为大家镇守大本营吧,保护近藤兄的任务就交给你了。”

山南敬助正坐书案前,尚未完全病愈的他脸色还有些苍白,对自己无法出阵前线之事充满不甘,但仍然朝安定露出笑容。见安定道了别要离开,山南突然起身、用力拍了拍他精瘦的肩膀。

“要打起精神来哦,冲田君。”

安定嘴上还挂着僵硬的笑容,内心早就天旋地转——太糟糕了,连山南先生都发现冲田君不对头了,这一个月来我到底是在做什么啊!他懊恼地握紧拳头,恨不得狠狠锤打自己几下,可现在形势紧迫,他只能强忍下这份焦躁,去军备库拿了护具回房间穿戴。

一个月前的那个夜晚,加州清光曾把这些东西从冲田总司身上取下,仔细地给他戴好,而今天换作了他亲手为自己一件件换上。安定系好手甲和马乘袴,依次穿戴好锁甲、胸铠、钵金,化身成獠牙毕露的壬生狼——即使不照镜子,他也知道自己此刻一定与那一日飒爽出阵的冲田君一模一样。

“目的地是九条河原的会津军阵地!新撰组,出发!!”

局长一声令下,整装待发的新撰组顿时爆出躁动。浅葱色海涛从前川邸大门涌出,往南磅礴而去,他们高高举起的诚字旗在盛夏七月的热浪里随风鼓动,威风凛然。

当这画面刻进大和守安定眼帘时,那层始终包围他的、迷雾一般的茫然突然不见了——此时此刻,他是会津藩守护职新撰组的一员,有那么一瞬间,他都忘记了自己是刀剑付丧神这件事。

“总司,你要随时护在近藤兄身后待命,走吧!”

“是,副长!”

安定第一次没有任何迟疑地,回答了土方岁三的号令。副长略带诧异地看着他,接着满意地点点头。安定抚上腰间寄宿着自己灵魂的黑鞘打刀,小跑追上近藤乘坐的马匹,化作了浅葱河流的一部分。

而新撰组作为会津部队的一支,在赶往、驻扎九条阵营后,终于正面与长州军队短兵相接。

在旭日初升的黎明中,阵地里传来战火点燃的号角,还能听见山头那边长州军队和幕府军开战的厮杀声。安定以队长身份站在队伍前方,眺望北边微光初亮的地平线,在他身后的新撰组同伴各个士气高涨,这些不畏战死的武士们早已为能够尽情厮杀而磨亮爪牙。

“喂、总司,你不会也在紧张吧!噶哈哈哈哈哈!”

原田左之助豪爽地开起玩笑,就连永仓新八也跟着帮腔,这些天里他们也察觉到了这位冲田君的不对劲,特地过来为他打气。

“别看左之笑得这么大声,他都紧张坏了!这可是真正的战场,想想就要牙齿打架咯!”

“待会可要比比谁杀的多,输了的下次去岛原要请客,可别死了啊!”

大家纷纷凑过来,三言两语地抛来鼓励,可这些声音并没有传入安定耳中。付丧神嗅到远方传来的铁锈味道,是前方激战之地随风吹来的血腥味,身躯深处潜伏已久的什么东西被这味道唤醒了,他不由得握紧腰间刀柄,来抑制那快要破体而出颤栗。

“……哈哈哈,我才没有紧张呢左之,反而觉得非常期待哦。”

安定抬起眼,将刀微微出鞘,视线扫过身前的同伴们。他不知道自己此刻和握刀的冲田君有几分相像,但在他看见在被自己目光停驻的片刻,每个人都倒吸一口凉气——那毫无疑问是他们最熟悉的,如修罗恶鬼般的冲田总司的眼神。

“快点整队!出发了,噢啦——!!”

山间吹来劲风,新撰组就乘着这风冲锋陷阵。一时间,浅葱色队伍发出气势汹涌的喝声,壬生狼们亮出最凶猛的利齿,边咆哮边扑向他们迫不及待想要撕裂的敌人。刚开始安定还担心着会不会有时间溯行军来干涉这场战争,可他并没有侦查到任何扭曲时空的气息,随后他沉浸在了纯粹的屠戮中,一切顾虑都被抛之脑后,付丧神率先冲在部队最前,手中白刃刺出冲田总司最拿手的突刺,招招精准毙命,没人能近得了身。

安定甚至不知道自己在队伍前厮杀了多久,取了长州军多少性命,待天空被旭日完全点亮,火辣的朝阳透过厚重白云照射满地时,他才惊醒似的停下刀势,恍惚地甩掉沾了满脸的血与汗水。

“长州军往南撤退了!土方、总司!快带队追击!”

骑马的近藤勇大声发令,彻底唤回了安定的理性。他甩掉打刀上的黑血,神情也总算缓和下来,那双头上晴空一样湛蓝的眼眸看向四周,硝烟在烈日下滚滚升腾,大地被积上一滩滩暗红水洼,数不清的尸体倒在地上四分五裂,有长州军也有幕府军。

这就是人们残酷的战争啊。

轰隆、轰隆……沉闷的轰鸣从京都城中方向传来,给这场交锋划上终止符,这是激进派长州军向皇城禁门开炮的声音。

“啊……已经结束了吗……”

安定喃喃自语着,不让任何人听到声音。他用力把刀收鞘,关起了自己澎湃的杀意,因为他非常清楚,接下来会津藩将弃守伏见转战皇城,长州藩则会在京都放一把烧了三天三夜的大火,而这场战斗也已进入尾声,再没有了让他拔刀的余地。

这场火烧遍了京都街巷,终于被扑灭的时候,新撰组也声势浩大地回营了。安定跟在近藤勇与土方岁三身后,和闷热六月那个清晨、他们从池田屋凯旋而归时一样,安定瞪大双眼来回张望,只不过今次迎接诚字旗的京都的风,已经变得满目疮痍了。

“听说这次是幕府军打赢了啊……新撰组,不得了啊!”

他听到街上有平民这么叹道,有人在称赞冲田总司的名字。

“冲田先生这次杀阵冲锋可真是厉害啊!我们都看呆了!”

他听到队伍里有人这么私语,大家都在称赞冲田总司的名字。

安定近乎立刻回过头,之前的犹疑荡然无存。他用自己都惊异的轻快声调和微笑,自然而然地对那几个小声议论的队士开了口。

“我都听到了!你们也太过奖我了,不过就算再怎么夸我,也不会在道场训练时对你们放水的哦?”

“不是吧!不要这样嘛冲田队长!哈哈哈哈哈!”

部下们发出夸张的哀嚎,接着又嘿嘿大笑,和他们最爱戴的冲田总司聊起粗鲁的玩笑话,不久前还萦绕他们心头的隔阂和违和感全都烟消云散。安定弯起眉眼和大家笑闹着,温暖的安心感在来到这个时代后首次包围了他。

安定全心全意去感受来自所有人的爱意,并在心中告诉自己——这是给冲田君的爱与荣耀,不是给我的。我并不是冲田总司,我是他的爱刀大和守安定。

他没发现自己的祈愿被反转了过来。而在响彻京都的蝉鸣声中,元治元年漫长的夏日也终于要结束了。

 

——To be continued——

 

※碎碎念时间

本来这周打算更到下一个情节点的,但由于安定极化实装给我造成了太大冲击的关系,身体有点不舒服,拼命通宵了一天还是只写了这么多……下周争取多更一些;;

关于安定的事情,想说的之前也都说了,几天下来我也冷静了很多,如果这是他必然的命运,是大和守安定的世界线收束【。】,我也会尊重他、理解他并且依然爱他

同时,为了他们努力写下新的故事,也是我唯一能选择的战斗方式。

关于近藤勇的信

元治元年六月八日,局长写了封信件寄回家乡,里面提及了总司的刀,也是迄今唯一能给清光作为存在证明的史料了,而且还是孤证,这一点在《镜影逆行》里也写过

放一下信件原文:

兼而徒党勢を合手火花を散らし、一時斗之間戦闘に及ひ申候処、永倉之刀者折連、沖田之刀ハ帽子折連、藤堂の刀者刃切さゝらの如く、忰周平は槍を折連、下拙者刀ハ虎徹故ニヤ無事ニ御座候。

看,只有九个字,真的很短吧_(:з」∠)_

清光:局长真过分,我的全名还是12个字呢!

那么,我们下周日见【

 

我又突然想起一个点……为什么刀的极化要在审神者要在池田屋6图通关之后才能开启,是不是为了,让新选组刀亲自奔赴战场,在清光和安定亲手守护了总司的历史,亲身走过当年他们那段路,然后,再让已经经历了一切的安定去修行极化……?
如果真的是这样……太狠了…………

【冲田组】《第八十八号实验报告书》【安定极化中心】

《第八十八号实验报告书》

 

※大和守安定极化中心

时之政府阴谋论极化洗脑说注意

※大量私设,大量瞎编,千万别信

※化悲痛为力量的胡言乱语

 

某本丸的审神者近日与其近侍刀加州清光得到一份自时之政府系统中枢泄露的机密实验报告。

该资料在流出时遭到破坏,储存至本丸内处理芯片之前就严重受损,经过紧急抢救,只解读出极少部分内容。

审神者与近侍阅读该资料后,将其中片段发布至审神者之间流行的网络匿名讨论版上,由于内容过于惊爆,片段在短时间内就遭到封锁删除,但依旧有不少审神者保存了截图存档,引起轩然大波。

报告书涉及当下热门的,刀剑付丧神的修行极化。

该资料遭到泄露后,时之政府立刻进行辟谣,也有很多审神者不相信片段中讲述的事实。好事者试图搜寻余下的资料,却一无所获。但依旧有人通过蛛丝马迹,找到了这份被保存在海沟深处的文档。

 

如果屏幕前的你看见这段文字,说明你已经拿到、破解了这份被重新加密的资料。而写下本文的我,就是发现这份资料的审神者。

恕我不能自报本处与姓名。但至少,请相信这段文字的真实性,并将在他身上发生的悲剧,告诉那些对他自身意志抱有怀疑的人。这便是留下此份文档的我,唯一的愿望。

 

以下便是关于八十八番付丧神,极化·大和守安定的实验报告。

 

《第八十八号实验报告书》

实验名称:大和守安定极化适配实验

实验时间:西历22*4年*月*日

实验总次数:*3*7*次

实验类型:适配性综合测试

实验对象:八十七番大和守安定

实验结果投放时间:西历22**年10月10日,东九区时间17:00:00

【部分数据缺失】

实验目的和要求:

①测试付丧神大和守安定与极化*****的适配性

②调整付丧神******的精神平衡数值

③重塑***********个体和数值

④**********失败***********并销毁

【部分数据缺失】

实验材料及相关设备:

①????脑波???接入????仪

②?????精神体干扰*????????

③??????????模拟????

???????????????????

【数据严重损坏】

实验步骤及注意事项:

(一)主要内容

①极化修行实景模拟

②实验对象意识行为倾向监测

③实验对象情景应激性数值监测

④极化*****适配性监测

⑤实验对象记忆数据提取

(二)具体实施步骤

①使用*****接入实验对象脑波,激活记忆数据

②开启修行***实景模拟

③使用***情境向实验对象发送刺激信号

④监测并记录实验对象的意识行为倾向

⑤当实验对象发生现象β时,使用*****对其施加痛感***,程度级别Q,递进公式********

⑥当现象β达到级别A时,实验失败,需终止实验并立刻销毁实验对象

⑦使用序号X+1的实验对象进行新一轮实验,并同步记忆数据,同时发生现象β时,施加痛感***,程度级别Q+1,递进公式********,以此类推

⑧若实验对象不再发生现象β,则实验成功,该对象为可以批量投放的成功个体

【部分数据缺失】

 

附录一

实验成品标准

①对象对中枢指令不再有排异反应

②对象与极化*****的适配性为100%

③对象发生现象β的几率为0%

④对象精神平衡数值维持正常参数之内

【部分数据缺失】

 

附录二

实验对象部分记忆缓存数据

【该数据为视频文件,由于遭到严重损坏,只能解析出不连续的部分音频】

(复数脚步声,冷兵器碰撞声)

“我们要准备出发咯!”

“前线长州人很多,很危险哦,你还是要跟我一起去吗?”

“嗯!我一定会追随冲田君的!”

(此处出现大量杂音,推测为记忆被迫中断)

(马嘶声,奔跑后的喘息声)

“冲田君——!等等!!”

“你过来干什么?土方让我一个人去找他。”

“我有重要的事情想告诉冲田君,如果真的到了那个时候,请使用这把刀为他——”

(大量杂音)

(咳嗽声)

“时间差不多,大家已经到齐了吧?”

“请不要这么说……他们也是不想让冲田君冒险……”

“明明是这么重要的时刻……我也很担心平助啊。”

“冲田君、我……如果我能替你去……”

(大量杂音)

(雨声,沉闷的脚步声)

“可恶!芹泽已经醒了!”

“快点下手,别让他察觉——”

“……就凭你们也想对我……?!”

“冲田君危险!!!!!”

(表皮组织破裂声,液体滴落声)

(大量杂音)

(咳嗽声,蝉鸣声)

“你是谁?为什么在这里……”

“你这家伙,到底在做什么啊……”

“不要把我当做你逃避的借口!”

(脚步声,信号中断)

 

附录三

实验场地监控视频数据

【该数据为视频文件,由于遭到严重损坏,只能解析出不连续的部分音频】

“哔——哔——”

“实验终止,实验体·编号*3*7*适配比率100%,没有产生排异反应。”

“哦呀,这可真是难得啊,再检查一遍。”

“再次扫描数据,实验体·编号*3*7*与极化*****的适配性为100%,精神平衡数值正常,现象β发生机率为0,没有发生排异反应。”

“呼,太好了,可算是成功咯!”

“从没见过这么难缠的实验对象,真麻烦啊,大和守君。”

“哈哈哈,真是难用的刀啊,这都第几个了才成功?”

“第*3*7*个,前面的都不行,出错率高得吓人,接入没一会就失败被销毁了。”

“托他的福,我们多了这么多失败品要处理,可以回收资源了……话说回来,他的执念也真是可怕,明明痛感级别都快到最大临界值了,还是选择要在修行途中留下,伤脑筋,乖乖听时之政府的话就那么难吗?”

“这我就不知道了……他又不是人类,器物的想法,我怎么明白啊。”

(复数脚步声,机械仪器轰鸣声)

“总算出来了,这下可以用他为模板进行极化投放了。”

“记忆和人格数值好像有了点偏差,不要紧吗?”

“没关系没关系,只要能好好听话效命就行。”

“嗯?等等……喂!他那身衣服是怎么回事啊!”

“我看看……这可真是……付丧神的衣装是靠自身意志选择化成的,他不是已经完成适配实验了吗,怎么还穿这样啊。”

“数据结果确实是一切正常的……嘛、算了,再搞下去就会没完没了,我可不干。”

“好了,大家先去休息吧,下一场是九十一番和一百零五番,希望别像大和守君一样麻烦。”

(信号中断)

【音频到此结束】

【END】

 

 

================

大家好我是因为安定极化精神错乱悲痛欲绝的企鹅【。】

整整三天了,还没从那份震撼和悲伤中走出来,因为一直想着安定的事情,我已经三天没有好好睡觉了,一想他就哭【。】

不过现在已经好一些了,如果这是安定注定要走上的道路,那么我也应该守护他走到最后。

言归正传,这是一篇瞎JB写的极化洗脑阴谋论,是今天和南极一起脑洞的成果

大致内容就是,安定被反反复复送去极化,一次次地因为想留在冲田君失败而失败,被销毁,最后才成功了一个,作为个体模板被投入使用

 

被复制了很多个的安定,只有那一个成功做到了遗忘,其他安定都因为想和冲田君一起上路而极化失败,被抹杀了

而这一切都是时之政府操控、洗脑付丧神作为忠诚工具的手段,本丸的审神者们,和亲手送别了他、等他回来的同伴,并不知道这件事。

总的来说就是,全是时之政府的错!!!!!!!!【甩锅

 

哦对了,《美しい悲劇》第二回周日更【。】

 

 

 

© 冰月企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