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月企鹅

一个文堆,碎片世界的暂存地。微博@冰月企鹅。
♫りきあ♫
♫刀剣乱舞♫加州清光&大和守安定♫
♫沖田組溺爱♫
♫沖田総司&新撰组迷妹♫
♫源氏兄弟&义经组♫
BGM:《ホシマジナイ》

【冲田组】【敌侧设定】《破晓》(中)

【敌侧冲田组】《破晓》(中)

※时间溯行军敌侧的历史修正者冲田组

※付丧神、原主暗堕设定,一定程度的歪曲历史和OOC注意

这是某个不知名世界线的幕末时代,大和守安定与加州清光追随冲田总司的亡灵,一齐投向历史修正主义者敌侧的故事。

前作《折射》

上篇

*本次更新含有流血受伤等残酷描写,请注意

 

*

加州清光总装作漫不经心地微微眯起猫儿似的红眼,但他很清楚快没有时间了。

比如刚才被那帮人开枪贯穿的伤口,虽然迅速得到修复愈合、连痕迹都不会留下,却并不会令他安心,随之而来的异样感也比以前要强烈。清光对此心知肚明,他和安定的躯体正借由一次次伤愈被修正者们的力量侵蚀同化,能不能撑到这场战争结束都是个问题。

一想到自己随时可能长出和那些妖刀怪物一样丑陋的骨刺和利爪,变得完全不可爱,清光就觉得讨厌极了。他边暗自抱怨边以惊险的动作躲开了呼啸袭来的刀口,从时空通道中冒出来的那队付丧神比以前遇到过的敌人强劲得多,清光凭借疾速冲锋抢到出手先机,却没想到有个不起眼的矮个小孩子挥舞着大太刀,用压倒性的暴力拦腰砍杀了好几个时间溯行军,清光敏捷避开了对方迟钝的杀招,还是一不留神被刀风划出道小伤口。

盘旋头顶的黑雾立刻扑过来,争先恐后地往皮肉里钻,眨眼功夫就修补好了清光渗出黑血的肌肤。发麻的寒意跟着涌进血管,身体被虫蚁啃咬似的又痒又痛,似乎有东西在躯干深处扎根发酵,迫不及待想冲破他单薄的脊梁。无论重复多少次清光依旧不喜欢这种感觉,好在不适感只一瞬就会消失,他立马和那队家伙保持安全距离。

张大红芒闪烁的瞳孔,清光用强化了数倍的视力眺望整个战场,一眼就看见了半山腰的安定。虽比清光落后半拍发起攻势,安定却毫无忌惮地冲到了最前,和队伍前手持长枪的健硕付丧神拼杀着,想要打破他们的防线。安定看起来已经把痛楚全抛之脑后,连手臂被挑起的枪尖刺伤都没有察觉,举着打刀甩出一连串突刺,竟把不善近战的对手逼得节节后退。那队伍里其余两个兄弟模样的太刀也在一侧奋力和溯行军对峙,企图保护那些四下乱窜的新政府军成员从屠戮里逃生。

原本胜券在握的计划被这帮半路杀出的敌人干涉,溯行军充足的兵力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被他们削弱,局势正一点点偏离修正者们预想的轨道。一想到接下来可能还会遭到他们各种阻挠,清光胸中腾起愤怒的团火,灼得他冷冰冰的身体像有了体温似的发烫,他忿恨地将犬齿嵌进下唇,重新握紧打刀准备冲回前线,却突然意识到有哪里不对劲。

——双方混乱交锋的战场里,他没有找到那两个家伙的影子。

清光惊得肩膀一颤,有个非常糟糕的预感在脑中闪过。他赶忙回头侦查背后的山林,在那条被他和安定牢牢守住的阵线中,冲田总司带领着另一支溯行军追击扑杀残存的维新派走狗——只要新政府军队越过这座山头,就一定会和驻守弁天台场的新撰组正面交战,而后定会有人暗枪射杀土方岁三,这是他们必须去扭转打破的必然,绝不能放走一人通过此地。

付丧神看见冲田总司的浅葱色背影在葱茏繁茂的树影中忽闪忽现,曾被称为天才剑士的青年手持二尺四寸长的加州清光冲杀阵前,出手干净利落、招招毙命,所到之处尸横遍野。接着他又看见林间有两抹飞快掠过的影子正朝青年所在方向俯冲,浅葱与黑色的衣摆呼扇着吹起,颈间白和红的围巾随北方盛夏的熏风荡在半空。

是大和守安定与加州清光。在时之政府打造的温床中被显现圈养、恪守愚蠢自大的正统历史的另一个安定和他自己,并没有在两军对阵的前线迎战溯行军,而是悄无声息地潜进山林,向身为历史修正者的冲田总司直奔而去。

“安定!快回来!!保护总司——!!”

身体先于意识动起来,叫喊还没传到安定耳边就被风声扭曲了音节,清光从原地弹起、冲向背对他们没做防御的冲田总司。眼看那二人离青年越来越近,焦急的怒火漫上脑海,双腿在霎那间爆发了这幅躯体能迸出的全部力量,清光以骇人的速度狂奔,丝毫不顾灌木丛的枝桠划了满身割伤。

一定要赶上、一定要赶上啊!本没有心跳的胸口涌起急促怦动,清光超越了极限地奔跑,终于赶在那二人拔刀时护在了冲田总司背后。日本刀激烈撞击的刺耳声音震荡着空气,清光以半跪姿势举刀挡下了迎头劈来的一击,和身穿黑色洋服的付丧神以刃碰刃地僵持,对方手中的金色刀镡亮得晃眼。另一人刀尖也趁机刺了过来,被及时扭身的冲田总司一记劈斩截在半路,穿了浅葱羽织的蓝眼睛付丧神面对青年显得踌躇不定,招式三两下就被全部瓦解,只好暂时闪身远处脱离战场。

“总司去清理那些漏网之鱼吧,这里交给我们……他们不是人类对付得了的。”

噼里啪啦的枪声再次响起,残存的新政府军们组成小队妄图突破溯行军的封锁线。冲田总司先是看看死守自己背后的清光,又眺望一眼山间正疾奔过来的安定,他用力点点头,而后转身回到了山林间的战场。

“……别来破坏我们的计划和未来,快滚!”

直到冲田总司的脚步声安然远去,清光才猛地站起身,借着惯性把刀朝和他面容相同的付丧神逼近了几寸。他死死盯住那双赤红的眼睛,当中也映入了自己的红眸,此般景象让清光心中翻腾起多重交缠的苦涩和愤怒,他先加重力道压制住对方刀势,又以蛮力甩出劈斩,同时大声吼出了他早就知道结果的质问。

“你们、到底是什么东西?!”

另一个加州清光向后弓起腰身擦着刀光避开了清光的杀招,高跟鞋踢在泥土上发出张扬的响声。他迅速跳开老远和另一个大和守安定在林间空地汇合,二人并排站立,手中刀尖直指清光和身后的冲田总司。那个加州清光用红得透亮的眼珠凝视着他们,其中奔涌着宛若岩浆的东西,激流旋了几弯涟漪后趋于平静,当它彻底冷却之后,身穿洋服的付丧神也微微眯起猫儿似的红眼,对清光开口应道。

“我?我是加州清光啊——”

他说罢,歪起头看了看身旁的那个大和守安定,又轻笑着补充道,

“我们就是你们……不过,和你们也不一样。”

听到对方以和自己同样的声线语调道出回答,清光背脊爬上恶寒。他当然清楚他们是谁,却还怀着侥幸不愿相信这个事实,在终于亲耳听到答案的这一刻,比起难以言喻的嫌恶和憎恨,愤怒最先窜上了脑门。清光用瘦小的身体把争分夺秒肃清新政府军的冲田总司和宿敌们隔开,爪红斑驳的手指颤抖着握紧刀柄,用发黑的刀身指向那个付丧神眉心正中,嘶声怒吼道。

“你……!如果你是我怎么可能会对总司拔刀?所以你才不是我,你不是!”

清光提刀疾跑借力一跃,转眼间跳到两个付丧神身前,凭借落地冲力迅速起刀斩向二人的脖颈,却还是被闪避开了、只割下几根飞扬的碎发,他立刻起脚上前以平青眼挥出一串突刺,用匪夷所思的速度同时攻击两个对手。

“你应该早就明白的吧?那个人、已经不是冲田总司了……”

那个加州清光口中的话在耳朵里嗡嗡作响,视野像烧起来一样镀进红色,呼吸也急促不稳。一对二的战斗实在过于勉强,清光手中招式落空一大半、只给那二人造成了轻伤,就在他快要维持不住速度优势时,一阵掺了血臭味的青色急风朝这边扑来、骤停在他们背后,随着染上大块黑血的浅葱羽织翩然落地,一道暴戾的刀光飞了出去。

安定终于从前方战线中脱身赶来,清光得以专心对付那个穿洋服的家伙。见对方格挡住了突袭,安定蓝眼睛里冒出近乎失控的狂喜,立即跳到另一侧继续使出刺击。他斩向另一个大和守安定的刀刃几乎全变成了黑色,身上全是刀伤、黑血流个不停,可他却像没事一样行云流水地和敌人进行厮杀。

“你们休想碰冲田君!哈哈哈哈、人头落地去死吧!!”

两抹浅葱色在安定的吼叫声中扭打一起,刀身以互不相让的力量激烈撕咬,随时准备置对方于死地。伴随安定劈砍的动作,盘旋空中的黑雾紧跟身后为付丧神修补着残破不堪的身体,清光注意到有尖利的骨头正从安定脊梁和关节里长出来,刺破羽织布料裸露在外,伤愈的皮肉也不再是少年特有的稚嫩苍白——安定被修正者治愈完毕的肢体,正逐渐变得不像人类模样了。

有着相同面容的付丧神们开始了白刃战,刀刃碰撞的清脆玎玲充溢函馆山山腰,在纷飞炮火中尤为响亮。清光和安定一开始还能透支躯体依靠爆发力占到上风,可这一路上他们早就疲惫不堪摇摇欲坠,双方实力渐渐分出了高下。清光咬着牙奋力格挡了那个加州清光假动作下的险招,忽然有地动山摇的巨响在海岸处轰隆爆起,浓烈黑烟自海面徐徐升空——旧幕府军舰船如历史必然一样遭到击沉全毁,幕府军队的败迹将自此一发不可收。

清光有些急了,按照历史走向发展,土方岁三将在舰船沉没后带兵死守在一本木关门,救援前来避难的幕府军船员,而他们三人必须在这之前和副长汇合。清光瞥了眼仍在身后战斗的冲田总司,青年也正停下刀若有所思地看向函馆山山头,他又和安定视线交汇,付丧神们冲对方点点头,再次蓄力向互相的对手发起猛攻。

“呃啊!糟糕,我的手……”

晴空下起黑色的阵雨,之后有东西砰地从空中掉落草地上。黑乎乎的体液从安定左肩喷洒了满地,而本该在那里的左臂已经被手握良业物打刀的蓝眼付丧神整个斩断,抽搐着落在清光脚边。可安定连眉头都没皱,只是呆呆地懵了几秒,断臂切面紧接着一阵鼓动膨胀,一大团粘稠瘴气从里面勃发出芽,张牙舞爪地盘踞在安定头顶,连另一个大和守安定都吓得后退了几步。

瘴气跳舞似的缠扭聚拢、融合成血肉,顷刻间在安定肩头长出了新生的手臂。骨节粗大的手臂坚硬又狰狞,其上缠绕着尖锐嶙峋的枯骨,怎么看都不再是人的模样。

安定眨巴眨巴镀了黑漆的蓝眼睛,用力握了握自己崭新的左手,嘻嘻笑着重新提刀砍向对手。刀与刀剧烈地碰撞啃咬,以守护历史为己任的大和守安定与加州清光交换了一下眼神,然后充满怜悯和悲伤地看向遍体鳞伤的清光和安定。

“果然不行了……已经是怪物了……”

那两人低沉的喃喃清晰涌进耳朵。清光心中像被利器狠狠剜了一块似的剧痛,剜出空洞又被滚烫的愤恨填满,疼得他想立刻张嘴咬穿那个加州清光的喉头。而另一边的安定显然也听得一清二楚,他用没了人形的手臂挥出一招三段突,原本浑浊的瞳孔突然恢复澄澈,声嘶力竭地对他们咆哮道。

“你们才是怪物!随随便便就来破坏我付出一切也想保护的东西,你们懂什么啊!谁也别想伤害冲田君和清光,伪善的家伙!!”

“砰——!”

安定怒吼的回音还没散尽,山间骤然响起了极为突兀的枪声。火药迸溅的声音清脆而悠远,可清光一时没搞明白发生了什么。为什么这声枪响让他这么不安?为什么面前两个付丧神突然停在原地不再攻击了?为什么修正者们向他们传达指令的通讯信号都被枪声干扰了杂音?付丧神急忙转身去看林间的冲田总司,青年身体僵直地愣在那里,罕见地瞪大眼睛盯着枪响发出的方向——函馆山的防守要塞一本木关门。

冲田总司眼里原先如同蝶翼般扑扇的光芒熄灭了。青年缓缓蠕动嘴唇,颤巍巍地发出几个音节,清光并没听到,但看懂了那双冰冷的嘴唇传达的语言。

“土方先生…………”

代替清光将假名念出来的,是安定颤抖的声线。安定慌张地想冲回冲田总司身边,却被另一个蓝眼睛付丧神神色凝重地举刀拦下。

“你们还没明白吗,别再白费力气了……你们之前反复扭曲着历史因果,导致这里也乱了套,所以战争比正统历史先一步迎来了终末……”

混入刺鼻硝烟的北方夏风中,一身洋服的加州清光接着对他们如此宣言。

“土方副长……就在刚才已经阵亡了。”

喀拉一声,清光心中最后的火烛被斩断,狠狠跌进大地,连灰烬都没有留下。

——to be continue——

 

继续填敌侧冲田组的坑,陷入爆字危机……

下次!下次一定可以完结!!【嗷嗷大哭

另外《折射》和《破晓》都会收录在这次CP22的短篇再录集《遥光》里,克克太太的封面特别好、特别好……!!

有兴趣可以收藏个CPP→http://www.allcpp.cn/d/138233.do

 

评论(4)
热度(127)

© 冰月企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