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月企鹅

一个文堆,碎片世界的暂存地。微博@冰月企鹅。
♫りきあ♫
♫刀剣乱舞♫加州清光&大和守安定♫
♫沖田組溺爱♫
♫沖田総司&新撰组迷妹♫
♫源氏兄弟&义经组♫
BGM:《ホシマジナイ》

【冲田组】《夏至》【清光极化修行纪念】

【冲田组】《夏至》

 

※冲田组无差

※送给加州清光的修行饯别礼

※原创女审神者出没,自家本丸设定注意

※部分意象有参考推特まひろ太太的理解,详情见:◆◆◆

BGM:《apathy》-うみねこのなく頃に

 

加州清光第三次拿起矮桌上摆放整齐的衣装和斗笠,站到镜子前比划打量一番,又第三次叠好放回了原处。

“……果然还是一点也不可爱,完全不想穿啊——”

他懊恼地坐下,皱着眉头叹口气,指尖在斗篷朴素无华的细纹图案上来回打转,转了一圈又一圈。

作为近侍的清光曾无数次站在审神者身边,送身穿这套衣装的付丧神招手道别,走出了通往未知道路的本丸大门,他也曾无数次在心中吐槽这套衣装实在过于简朴、不够可爱,甚至在他眼里有那么一点点土里土气。

想是这么想,在送别安定踏上旅途的那天,清光也切实意识到自己迟早也会有把它穿上的时刻,可他怎么也想不到这天竟然这么快就来了。清光总觉得那一日的枫红还映在眼里没能散去,抱怨着“什么时候才轮到我”的声音还环绕在耳边,明明不甘心不情愿地等了一个个日夜,现在却已经走到了期限跟前。

“真是的……也太突然了吧……”

清光打着哈欠趴到桌上,猫儿似的把脸颊埋进叠得方正的斗篷中,不过衣料凉冰冰的触感没能停留很久,纸拉门就被人从外猛地拉开,滴答滴答的雨声和闷热空气顿时灌进卧室,惊得清光差点跳起来。

“安——定——!说多少次了,不要一点声响没有就开门……!还有、你不是去出阵了吗?”

“咦,你还在试衣服啊?穿上这个有那么难吗?”

带点嘲笑的反问来自杵在门边的大和守安定,他没回答清光的问题,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的,披在肩上的羽织血迹斑驳很是吓人,小袖和服跟手甲也淋湿大半,人看起来倒是挺精神的,也没有外伤。安定赤着脚进了房间,无视身边气鼓鼓的清光,把黑鞘打刀放上架子就自顾自地换起了衣服。

“那边天气不太好,主上就让我们提前撤退了,说是还有别的事情要办……不过话说回来,清光有这么讨厌这套衣服吗?”

“也不是讨厌啦……就是、那个……实在是……过于不可爱了点……我、需要点勇气……”

清光说着说着鼓起腮帮子,脸腮像蒸熟了的白馒头,安定边套上行灯袴边盯着他好一会,然后疑惑地歪起头问。

“可是我前阵子也穿过啊,没觉得哪里不好。”

“我又不是你……!安定怎么可能明白我对可爱的追求嘛——”

清光故意夸张地摆摆手打算反击刚才安定对自己的嘲笑,却没想到安定听了顿时停下了系带子的动作,愣愣地看了清光一眼,笑着答道。

“……也对,清光是清光,和我可不一样。”

安定说罢便没再吭声,低下头专心摆弄起内番的和服。清光感觉安定刚才笑得有些惆怅,话中还有别的苦涩的意味,也没能想出反驳回去呛他的语句,和室立马被塞满了沉默,只听得到安定手中衣料摩擦的窸窣声。

“好了!清光也准备准备吧,一起去主上那边。”

“诶?现在?”

“刚才回本丸时她吩咐我的,叫我换好衣服就带清光去会客厅,好像有关于修行的事情要说。”

安定系好脑后的马尾辫、戴上围巾,催促清光快点跟他过去,清光只好急匆匆地理了理自己数次比划衣装时弄乱的头发,临走还不忘捋平行灯袴的衣褶,等收拾完毕关上纸门时,走廊上的安定已经等得不耐烦了。

出了卧室门,绕过长长的曲折的走廊,再拐几个弯,才能来到位于庭院深处的会客厅。此刻本丸刚刚跌进灰蒙蒙的夜幕,细雨下了一整天还没停歇,木头檐廊也吸饱了梅雨时节的潮湿霉味,草鞋踩在上面会发出吱呀吱呀的微弱响声。

二人一路上都没有说话,所以这吱呀声变得格外洪亮。清光跟在安定身后,潮乎乎的水汽扑进鼻腔,红眼睛盯着付丧神随脚步节奏一个劲儿晃荡的蓬乱马尾,有股如溺水般令人沉浸又酸楚的安心感油然升起——过去他和安定也经常这样一前一后走在本丸中,但自从安定修行回来、单独随队出阵的次数多了,他便很少再跟在安定身旁悠哉慢行。

除了偶尔几次的二人并肩出阵,大部分时间里安定都被审神者安插进了第一部队以便提高练度,清光经常倚在门廊边目送他们离开,然后百无聊赖地守在审神者的办公间里,时不时想想那个肩披浅葱羽织、衣着素淡却喜欢不要命向前冲的安定。他有没有闯祸呢、有没有吓到同行的伙伴呢、受伤了没有——有一搭没一搭地想着,很快时间就飞走了。

他近来不再觉得他陌生,也看惯了那个浅葱与苍白相间、长发与护额系带交织飞扬的背影,直到现在重新把最为熟知却许久未见的东西映入眼帘,清光才突然真正有了一丝即将出发的实感。

数日之后,自己也会以一副谁也不知晓的新姿态回到这里,到时候昔日的同伴们,也会以那种眼光看待自己吗?等待他的究竟是什么样的旅程呢?

苦味乱扯得胸口砰砰直跳,这时走在前的安定一个急停,把低头消化这份心情的清光撞了个正着,害他猛地把脑袋栽进了安定毛绒绒的发辫里。清光赶忙跳起来稳住脚步,正想问安定怎么了,这才发现今天的本丸有点不太对劲——明明已经到了会客厅附近,到处却黑漆漆的,一个人影都看不到,几个平日灯火通明的休憩室也没有点灯,里庭在雨雾笼罩下呈现出一片极其奇怪的寂静。

“……喂安定,到底怎么回事?主上呢?”

安定矗立前方一动不动,对清光的问话没有反应。这似曾相识的体验让清光顿时打了个颤,他脑中倏地腾起糟糕的猜想,冷汗从额头顺着脸颊往下滑落,但不等那汗水流下来,会客厅气派的大门就被人嘭地打开了。

从门中窜出两个娇小的黑影,只见安定默默地为他们让开道,让黑影迅速跳到清光左右,不能清光反应过来,五颜六色眼花缭乱的彩条金箔就撒了他一脑袋。

“加州殿、恭喜获得修行许可——!”

“恭喜加州!终于可以出发了!”

本丸里机动最快的两位极短刀——今剑和博多藤四郎高举手中庆祝用的彩纸筒,高喊着祝福的话语,以此为信号,大厅骤然亮起了斑斓的彩灯,不动行光和秋田——本丸机动No.3与No.4飞奔出来,以极速在门楣挂上写了“祝★加州清光修行决定!(σω<)☆”的超大横幅,一看就是歌仙的笔墨,句末的颜文字中似乎充满了不情愿与扭捏。

“诶?哈啊……?”

会客厅完全展露在目瞪口呆的清光面前——诺达的和室里摆了好几桌丰盛美食,本丸所有成员都聚集在里面,熙熙攘攘挤了一整屋,而这座本丸的主人——身为审神者的灰发少女就端坐在人群最前方,她不善表达的脸因为紧张绷得紧紧的,怀中布偶也被手指用力攒出褶子,即使这样她还是努力挤出了笑容,吩咐坐在旁边的初始刀山姥切国广对大家传达指示。

“一、二…………恭喜加州清光!一直以来辛苦了——!”

近七十人嘴里同时喊出口号,快把屋顶都给震塌了,让清光彻底呆在原地,他愣了足有十秒钟,才意识到这是审神者号召大家特地给自己准备的送别会,害羞和感动的热流一股脑冲上头顶,蒸出了腾腾的热汽。

“我就说加州肯定会被吓到吧,脸颊都快熟透了,噗、哈哈哈……!”

守在门后的鹤丸笑得没站稳,只好把头靠在面无表情的大俱利肩上保持平衡,一看就是想出这个计划的始作俑者。今剑他们已经跑进房间坐回了各自的位置,大家齐刷刷地看着呆立门口的清光,似乎都在等同一个讯号。

清光连抖落撒了满头的彩纸都忘了。他看着大厅里的付丧神们,目光在每一位同伴脸上扫视,最终落在最前方的山姥切和少女身上。

他想起最初本丸只有寥寥数人的时候,想起刚出发开拓战场时,他和安定满身是伤被审神者急匆匆手入的模样,想起围绕他们发生经历过、或喜或悲的种种难忘的偶然与必然、宿命和物语,那些摇荡呼扇的过往画面闪了又闪,再回到了眼前。

原来我在本丸已经过去了这么久,走过了这么远的路吗。清光喃喃地想着,听见安定走过来站到自己身旁,他瞥了眼那双澄澈的蓝眼睛,随后面朝大厅里一眼望不到头的同伴们,咧开了露出虎牙的笑颜。

“大家、非常感谢……”

“不用客气!加州的酒我们就先帮忙喝了!”

身为立派酒鬼的日本号和次郎豪爽地回应了清光的道谢,在座的付丧神们全都笑了起来。送别宴会以大家的欢笑为号令正式开始,堀川迫不及待给和泉守倒满了酒,长曾弥被浦岛拽去了蜂须贺对面就座,三条和粟田口早就闹成了一团,千子吵着要跳脱衣舞助兴结果和阻止他的龟甲比起了酒量,青江坐在巴形和长船派桌边给他们讲鬼故事,反倒把南泉和日向吓得脸色苍白——大厅里一时间充满了热闹的喧哗,那是本丸特有的让人安然融入的嘈杂。

“清光不在期间,我会让安定暂时担任近侍,本丸的事情不用担心,你放心出发就好。”

会客室门口,眺望着这片喧哗的审神者背对大家站起来,静悄悄地走到清光与安定跟前。总是腼腆沉默的少女像鼓起万分勇气般主动伸出双手,拉住清光与安定的和服袖摆,她抬起脸直勾勾地凝视清光的红眸,在快哭出来的眼瞳深处有翻腾的激流在横冲直撞,但她用力眨眨眼,水花就不见踪影了。

“我会等你回来,我相信清光…………就像曾经等待并相信着安定一样。”

清光诧异地看看审神者如临大敌的紧张模样,再扭头看看安定一脸茫然的表情,最后噗嗤笑了出来。

“那是当然的嘛——!让安定那家伙出了那么久的风头,这回终于轮到我了——”

听了这话,安定不服气的撅起嘴,皱着眉头反驳他。

“总不能一直让你跑在前头,我也不会输的!”

两人之间重新升起火药味,你一句我一句地争起来。意识到审神者正目不转睛笑盈盈地看自己吵架,清光和安定又同时红着脸闭上了嘴,各自朝一边赌气地别过了头。

“加州!大和守!你们还吃不吃饭了——?!”

“好了好了,你们也快去就坐吧,作为宴会主角的清光不过去怎么行呢?”

听到从大厅深处冒出和泉守的吆喝声,少女将他们推进房间,烛台切他们精心制作的晚餐香味飘进鼻子,肚子也骨碌碌叫唤起来,安定也不顾再和清光斗气了,撒腿就往饭桌方向跑。清光突然想起了什么,赶忙拽住还没跑远的安定,朝他头顶伸出手。

“对了安定、你……果然还是最适合这个了。”

清光抓上安定的马尾辫,帮他把绑歪了的发结整理端正。安定回头看了看清光,又抬手摸摸被绑整齐的发辫,然后一把抓起清光的手,往幕末时代同伴们聚集的那桌走去。

“加州你听我说,那个颜文字是主上非要加上的,我才没有…………!”

“好好好、我知道啦——!”

海浪般的吵闹向清光围绕而来,一波接一波地涌上耳朵,冲散了本丸庭院里淅淅沥沥的落雨声。紫阳花在屋檐坠下的水滴敲击下踊舞,降下梅雨的烟云正逐渐飘散,等明天的艳阳斜斜初升,被打湿翅膀的蝉重新嘶哑高歌,他将和真正的炎夏一起踏上旅程。

 

——END——

 

后记

没有什么后记,也没有什么想说想展望的

无论极清光是什么模样,我都永远爱他。

评论(28)
热度(304)

© 冰月企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