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文堆,碎片世界的暂存地✨
微博@冰月企鹅_極
♫りきあ♫
♫刀剑乱舞♫加州清光&大和守安定♫冲田组溺爱♫
♫冲田总司&新选组历史粉♫
♫源氏兄弟&义经组&W山姥切♫
♫鬼灭♫锖兔&义勇♫无一郎♫
♫舟♫浮梅♫双狼组♫

冰月企鹅

© 冰月企鹅 | Powered by LOFTER

❄🌺红椿白雪与冲田总司的爱刀们🌺❄

脑补了如果刀x鬼灭的cross设定,那么纯我流的鬼杀队的冲田组,大概会各自继承总司一半的羽织,清光左半是浅葱右半是黑底红菱格,安定左半是素白水玉右半是浅葱,会这样分配是因为清光继承左边(心脏)的心神,安定继承右边(右手)的剑技
就瞎几把想想,我要是会画画就好了🤧

终于决定了無花果的二刷,这一年不仅经历了国服的清光极化,我们还把日带去了日本参展,是和冲田组一起成长的一年

总之这次也请多多指教❤

「無花果」:

将他们悉心摘下,在熟透的芬馥坠地之前 

「無花果」 
——盛在你手中的果实,请来尝尝吧? 

✨刀剑乱舞·极冲田组同人合志「無花果」二刷开启!✨

★通贩预售★

11月16日(周六)晚8点上架。通贩地址:★★★★

★场贩情报★
CP25双日首发,摊位【新撰组屯所】

★特典追加★
拟兽仿珐琅金属徽章重磅登场🐾

✨通贩前10名、场贩每日前5名,随本送全套特典
✨通贩预售期间、随套装送限定PVC透明小卡,余量场贩赠送

将他们悉心摘下 
在熟透的芬馥坠地之前 
折根的花树如今葱郁满院 
归途的尘埃早已四散无踪 
切开时间风化的蛀痕 
淌下凝结发酵的星霜 
卷着往复的季风 
从肺腑纷扬而过 

無花果」 

加州清光·極&大和守安定·極

——盛在你手中的果实,请来尝尝吧?

【执笔者一览】
(按首字母音序排列)
主催:冰月企鹅、南极君
封面:liduke
彩插:ぁすか(海外)、燈花(海外)、冬乃よる(海外)、KANOSE、面瘫奶奶、rifsom、RIMI、十二宴
漫画:Aozora365、阿芥、弐崎あろ(海外)、久砚、冥谷幽希、南极君、R2LOAD、さとのすけ(海外)、藤織(海外)、とよたき(海外)、戊壱(海外)、星系冷凝茶、zeloco
小说:冰月企鹅
插图:壱木
Guest:赤鴉溺水、H-cl
特典:nomi、Harrymiao
翻译协力:沨霁烟、ポッいん、清姫

排版设计:二度螺旋、Nebrakada

宣图设计:少年莫然

【刊物信息】

原作:刀剑乱舞-online-

CP:冲田组无差

内容:加州清光·極&大和守安定·極

年龄限制:全年龄

语言:简体中文

规格:B5

页数:164P(彩图8P+黑白152P+封面)

工艺:封面UV

公式站:okitagumi-kiwame.lofter.com

【贩售信息】
定价:
合志单本:75元(随本送封面同款B5海报+Q版方卡)
二刷特典:
拟兽Q版金属徽章:45元
星幻膜徽章一对:10元
套装:合志+全套特典(金属徽章+星幻膜徽章)=120元(减免10元)
贩售方式:
通贩前10名、场贩每日前5名,随本送全套特典
通贩预售期间、随套装送限定PVC透明小卡,余量场贩赠送

通贩预售:2019年11月16日
场贩首发:2019年12月21~22日(上海CP25)
摊位号:【新撰组屯所】
专区:刀剑乱舞新选组专区 
代理:@JACKPOT_印刷寄售社团 

——即将修行归还,敬请期待——


【刀剑乱舞】【冲田组】《蜉蝣之川》※05·下篇【学园paro】

※平成年代学园paro设定,加州清光、大和守安定、新选组中心

※冲田组,无明显CP成分和倾向

※含有自家本丸的海量二次设定

※因故事需要会有各种历史的杜撰曲解改编,请以实际史实为准

※部分情节与结局含有战斗流血、角色死亡成分,请注意避雷

※重复强调,部分支线存在含有角色死亡情节的BE,是否走向该结局取决于您对剧情点的选择。请务必注意避雷。

※本故事为多支线结局小说式文字游戏,游戏说明与规则请点击:《蜉蝣之川》游戏说明

〓目录索引〓

前文→※序章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上篇 ※第四章·下篇 ※第五章·上篇

久等了,本次更新总文本量依旧近两万字,请好好享用这个故事吧w


*

Date:庆应4年·明治元年 1868/07/?? ???(???)

 

视野里涂抹了浓黑黏重的夜色。起初安定以为是自己还没睁开眼,尝试眨动沉甸甸的眼皮却没有任何反应,随后他察觉到手脚和身体也没有知觉,只有意识清醒地存在着。

墨黑之中摇曳起一盏烛火,一个青年的影子被逐渐照亮,他躬坐在地微微轻咳,每一声都让安定感到剜心刺骨的难过。青年背对安定正低头收拾东西,他把每件物品细心折好、整齐叠放,喃喃自语道。

“嗯——这样行囊就准备齐了,可以和大家一起出发了。”

榻榻米上并排摆着一黑一红的两把打刀,其中红鞘金锷的那把刀似乎曾经历过恶战,散布着磨损划痕的刀鞘依旧岑亮,显然一直被悉心地收藏保养。青年借烛光依次系紧了刀鞘的下绪绳结,那双手枯瘦嶙峋却温暖有力,传递着让安定心生平静的温度。

多希望这一瞬间能永远静止下去啊——安定胸中涌出这样的祈愿。这不可能实现的虚妄下一刻就碎裂了,从更深远的夜色里传来很多人的交谈声,听到呼唤的青年应声起身,边答应着边走向前方不知何时出现的纸拉门。

“……不、不要去!!别跟他们走!!”

巨大的恐慌与丧失感席卷而来,安定用发不出声响的喉咙嘶喊,青年却只是疑惑地顿了一顿,仍然缓缓拉开了门,

“如果去了你就会……!不要!别走啊!!冲、冲田君——!!”

口中说出这个名字的同时,安定周围被砰然点亮,他重新感知到肢体的存在,拼命朝青年的背影伸出手。地板、墙壁、屋檐在他头顶和脚下迅速倒退,安定的手指扑了个空,景色也开始朝后飞远,低矮的房间、陈旧的走廊、朴素的院落、昏暗的街景像快退的胶片影像从身侧飞逝,最终停在了茫茫无际的河川。

安定猛然抬起头,脚下是向前奔腾的汹涌水流,河滩上满是沙石野草,此时他就站在堤坝边缘,身前缺乏修缮的木头栅栏摇摇欲坠,仿佛他保持伸手的姿势往前多走一步就会失足摔下去。

一时搞不清刚才看到的是真实还是幻象,安定僵在原地片刻,恍惚中急忙寻找另一个少年。可他从堤坝跑下河滩,又沿河岸跑回栅栏,哪里也没看到清光的身影,他强忍焦躁在栅栏边等待,竖起耳朵怕听漏了清光的声音,可等了半天也没有任何动静。

“怎、怎么办……万一清光没能一起过来……可恶、冷静下来!”

安定脑海里飞过无数个糟糕的预想,使劲摇头迫使自己不要慌乱,他努力回想失去意识之前的细节——如果清光可能先于自己进行了跳转,无论交错的是现身地点还是到达时间,能够把他们引向合流的目的地只有一个。

他拔腿就往蜉蝣之川上游跑去,街道上家家户户门窗紧闭,行人神色匆忙,到处充斥着战乱带来破败荒凉,低矮老旧的屋宇外墙上贴了醒目的告示,试图提醒每个过路人注意安危,避免卷入城外的激烈战场,落款处的庆应四年格外醒目。

安定对沿途所见只是匆匆一瞥,他大步朝前狂奔,那身洋和折衷的衣装在不知不觉间变幻成了深蓝的和服上着和青灰的行灯袴,脖颈上多出一圈热乎乎的围巾,啪嗒啪嗒的木屐也变成了平底草鞋。他察觉到了改变但没去在意,继续埋头奔跑,气喘吁吁来到校门前,围巾已经浸满了汗水。

“呼啊、呼啊……清光!清光你在这里吗?!清光!”

不等喘过气来,安定焦急地大声喊了起来,声音回荡在学校——或者说是书塾周围。眼前的和式房屋看上去矮小古旧,被木板墙和篱笆围出一块庭院,面积比明治时期改建后要小很多,斑驳的木门紧闭,门口两盏石灯笼大白天却点着烛光,四处弥漫着一股焚香的味道。

“别大声吵闹!这学校因为城外一直打仗没有什么门生,早就在闹出怪事之后停课了,里面一个人也没有!明白了就快离开!”

听到安定的叫唤,后街上的一户宅院突然拉开门缝,没好气地朝他发出呵斥,挨了训安定赶紧闭上嘴,想再问点详情,对方已经砰地关紧了门。他站在书塾前来回徘徊,虽然没有依据,但他可以确信这里散发着一丝清光的气息,犹豫着上前推了推书塾的木门,结果门根本没有上锁,只轻轻用力就推开了。

“那个、打扰了……”

两盏石灯笼在安定进门的瞬间倏地熄灭,他钻进吱呀作响的门,再穿过庭院里缺乏修剪的花草,拉开书塾的格子门,一股久不透风的霉味包围过来。安定没脱草鞋直接踏上走廊,踩在地板上却没有发出任何脚步声。

他边往里走边观察这栋老旧的书塾,建筑里每一处都带来一种异样的熟悉感。这就是新撰组那些人最后出现的地方?按照刚才那人的说法,在那之后是又发生了什么吗?安定忍不住胡乱思索着,回想他和清光最初以为这些都是印在冷冰冰的纸页上、和日常相距十分遥远的历史,却没想到他们从来都没有离开过原点。

安定在走廊尽头的教室前停下,喀啦推开了纸拉门。室外炎阳普照,这间背阳的教室却阻隔了日光、昏暗无比,角落叠放着学生念书用的长桌板凳,腾出空的榻榻米上放了一张矮桌和一盏油火燃尽的灯。安定不由得怔了一下——这里的布置十分眼熟,分明是他恢复意识之前看到的那个漆黑房间,只是此时坐在其中并不是那个青年,而是一个身形瘦小的少年。

“清光……?”

失而复得的庆幸和欣喜卡在喉咙里,被安定咽了下去。背靠矮桌蜷坐的清光看起来没什么精神,他一身和安定相同样式的行灯袴,红色围巾的下摆垂坠在地,正痴然盯着墙壁上方空无一物的某处。听到安定的呼唤,清光肩膀颤了一下,缓慢地扭头看过来,用力挤出一个难堪的苦笑。

“啊……安定自己找过来的吗?肯定很担心吧,抱歉……这个时代也用不了手机,没办法给安定发留言,真是头痛——”

清光额前满是细密的汗珠,表情像强行忍住了巨大的痛苦,努力维持着脸上的笑容,

“……本来还想着、先到了这里就能尽快找到线索,再悠哉地和安定炫耀一番的……但是不行、被困在这个地方了、根本出不去……哈哈、好丢脸呢……”

清光苍白的手指紧扣额头、断断续续地解释,他一恢复意识就站在这座书塾里,断定自己是和安定走散了,就干脆先行展开探查,走入校舍后被浓烈的既视感吸引过来,当他进到这间教室之后,脑海里开始回荡重重叠叠的画面,那些信息极具侵略性地想要混淆清光的记忆,他察觉到危险急忙想离开,却发现已经无法走出这间屋子了。

“不一样的记忆在打架,快搞不清楚哪个是真实的了……浮现的回忆里、刚才我还在昏暗房间里跟随那个人砍杀敌人,转眼变成了我根本不认识他……两种影像纠缠着想覆盖对方……啊可恶——!我才不会、输给这种东西!”

为什么清光要独自担负这种事情?!安定咬紧牙关克制着情绪,尝试走出房门却又回到了门前,根本无法离开这扇门,他沿着墙壁仔细检查有没有玄机,在壁橱里找到一扇狭窄的纸拉门,上面的铜锁并没有上锁,安定小心将它打开,一间利用空间夹缝打造的隐蔽储物间出现在眼前。

深长的储物间里除了闲置的教具和书本,还有很多被蒙了布罩的杂物,安定只看一眼就明白了,这些东西正是新撰组留下的物品与行囊。

那两把刀也在这里——强烈的感应从中散发,似乎有声音在向他如此低语,可安定动也不敢动,他感受到异样的气息笼罩着它们,有诡异的红光从布底下透出来、明灭闪动。跳动的光芒渐渐和安定自己的心跳合了拍,他被吸引过去竟不知不觉朝红光伸出了手,直到清光在身后大声喝止才蓦地惊醒。

“安定、别碰!这个红光、就是在影响我的源头……快远离它们!!”

布罩下的红光忽然扩散膨胀,在和什么相呼应一样剧烈跳动,安定被清光一把抓住围巾后摆猛地往后拉,他踉跄着撞倒清光一起摔上榻榻米。窗外天色骤暗,少年们赶紧爬到窗边查看,晴天白日的天空穹顶被开出一个日全食般的黑洞,随着洞口迅速扩大,一道紫红色闪电从天而降、分裂成无数道电光,直直打在书塾的上空。

“怎么会……是那些红色的怪物……为什么这么多?!”

安定惊恐地瞪大眼睛,外面手持红芒妖刀、形色各异的怪物凭空现身,在庭院和校舍周围陆续冒出来、站了黑压压一片,每只都散发着杀意到处徘徊。它们在找什么?是在找自己吗?躲在窗檐后面的少年们屏住了呼吸,现在的他们除非去拿储物间里的刀,否则根本手无寸铁,怎么可能赢得过如此数量的怪物?

瞬息的绝望中他们对上视线,想到了最坏的结局,此时窗边倏地闪过几道刀光,伴着骨肉碎裂的声响,数个人影飞快从房檐掠进庭院,正中央的几个怪物随即首身分离、化成黑烟袅袅升空,不等少年们看清楚,人影又甩出一连串眼花缭乱的剑花,把企图靠近的怪物节节逼退。

“嗯——来的正是时候,差点就让它们跑去街上引起骚动了。”

“说得太轻松了,兄长……这里的历史被改得一团糟,一旦定型就很难再修正回去了,真是难办的差事……”

一对貌似兄弟的高挑青年站得离校舍最近,安定和清光透过窗棂目瞪口呆地窥看。安定对这娴熟而华丽的招式有点印象,他瞪眼看清这两人的面孔和金眼睛,认出他们正是那天在商业街初遇怪物时拿刀追击的浅发青年。

又一阵激烈的刃鸣从屋顶传来,几具四分五裂的怪物在跌坠屋檐的途中化为烟雾,一个身姿轻巧的矮个人影在袅袅黑烟里跳下地面,清亮的嗓音在庭院里回响。

“请不要这么早下定论哦,既然主上把我们派遣传送过来,肯定是还没放弃这个历史线,说不定能找到什么转机……”

话未落音,数量遭到锐减的怪物们口吐刺耳的怒吼,纷纷挥动狰狞的鲜红妖刀冲过来,这些人也举起配刀在打斗中跑远了。窗外还有咬着短刀的蛇形白骨在半空侦查,生怕被发现的少年们只能猫下腰缩在窗下,他们听到外面动静越来越小总算舒了口气,但安心感还没漫上心头,储物间里的红光发疯般地急速闪动,整个校舍登时迸发出渗人的猩红。

“安定、快躲到这里……!”

清光拽住安定的马尾,二人闪身藏进墙角堆叠的桌凳后面,猩红光芒映在纸拉门上,也映出一只只妖刀怪物狰狞可怖的怪影,它们逐渐走近,庞大的巨体几乎要撑破天花板,让走廊的木地板发出咯吱的惨叫,每一声都让安定的心脏为之发颤——被找到的话就完了!怎么办?要怎么才能带着清光逃出去?!他们根本无处可逃!

焦灼烧却了安定的冷静,脑海里绞缠了一团乱麻,在万般险恶的绝境里,他感应到了来自房间深处的一种共鸣——储物间里的日本刀在呼唤他。

这里没有其他武器,清光又失去了敏锐的战力,那么只要自己可以拔刀反击,不就能保护好清光了吗?可是红光脉搏似的闪烁不停,显然和那些怪物身上的红光如出一辙,清光也警告过不要去碰,贸然去拿刀真的不要紧吗?

安定咬住嘴唇陷入了两难。怪物们的鬼影越来越近,他看了看身后面色苍白的清光,决定——

>>原地不动

>>过去拿刀


我终于。。快把四个时代闪回跳转的这部分写完了。。。。。。。
这种从多个分支剧情里收集道具,得到隐藏剧情,最后还会进行线索结算的故事方式,又涉及了大量考据和查资料,最开始构想的时候就因为太难了多次试图放弃,写的过程中也因为太难写,超越极限太痛苦,又多次想要放弃。。。。现在马上就能把这部分结束了。。。我真的。。。回首一下这段时间,我究竟是怎么煎熬着写过来的😭
如果能顺利写完这个故事,我觉得自己就已经彻底升级蜕变了,和以前的我完全不再一个层面,什么样的故事写法都敢于去尝试了😭
总之我努力写加油写,一定一定会让这个故事圆满落幕

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