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月企鹅

一个文堆,碎片世界的暂存地。微博@冰月企鹅。
♫りきあ♫
♫刀剣乱舞♫加州清光&大和守安定♫
♫沖田組溺爱♫
♫沖田総司&新撰组迷妹♫
♫源氏兄弟&义经组♫
BGM:《ホシマジナイ》

【冲田组】《乳酪蛋糕》

※瞎jb写的复健,大概是冲田组深夜美食报社频道(。)

有没有系列后续看心情,下回可能会写他们俩吃馅蜜(・・)σ

 

现在,有一个天大的难题摆在了眼前。

大和守安定经过长达十余秒的与加州清光谁也不输给谁的沉默对视,意识到了事态的严重性。

时值凌晨时分,本丸里静悄悄,哪怕肚子里有无数想朝对方吼出来的阔论,也不能搞出大动静把大家吵醒,他和清光不得不乖乖安分闭嘴。

半空中仿佛有噼里啪啦的电光在闪烁。他们互瞪半晌,又同时下移视线,然后落在了桌子当中的难题的导火索身上。

——盘子里最后一块乳酪蛋糕。

安定有点小紧张,这让他下意识动起喉咙吞咽,刚吃下的蛋糕残留嘴里的余味也抹上味蕾,浓浓的奶香与巧克力香打着滚冲进喉腔,不等他再回味一次就飞快溜走了,嘴巴使劲吧嗒两下也是徒劳。

迅速落空的味觉令安定一阵焦躁。不行,一定要得到最后一块乳酪蛋糕——安定蓝眼睛里充满斗志,可他再抬回视线去看旁边的清光,对方浮现了志在必得的脸怎么不像是会让给他的样子。

“清光不是经常说要保持体型吗,差不多可以了吧?”

“是那样没错……但主上准备的蛋糕,我可一点也不想浪费——”

谈判宣告决裂,二人之间势必爆发一场战争。安定和清光一齐放下手中的点心勺,金属碰在瓷碟上发出清脆响声,回荡在安静而空旷的厨房里,以这声音为信号,昔日亲密无间的冲田刀们眼里已经写上了觉悟。

可以的话真不想和这家伙为敌啊,为什么,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安定舔了舔嘴角粘着的蛋糕屑,悲痛地回忆起一切的源头。

事情要从这天傍晚说起,姗姗来迟审神者带了很多现世的点心菓子过来,说是为了犒劳本丸农作物大丰收的功臣们。审神者把不同的甜品分给大家,送给清光与安定的就是这盒包装精美可爱的巧克力乳酪蛋糕,据说是她在著名的店里排了好久的队特地买来的超大限定版。

收到礼物的二人把蛋糕抱回房间,乐得飘花的清光小心翼翼拆了包装,还特地叠好收起来,才盛进碟子里,再把安定从门外放进来。本想好好品尝难得的美味,可惜二人才吃了几口就到了安排出阵的时间,他们只好匆匆吃掉各自盘中的那块,把其余部分放进厨房冰箱就出发了,几趟夜战下来早就精疲力尽,把蛋糕的事情忘得精光,等清光想起来还有这回事时已经是熄灯睡下的深夜了。

“伤脑筋……要是不快点吃掉,明天就超过赏味期了……”

这么说着的清光却一点看不出是在困扰,二人摸摸咕噜咕噜叫的肚子,默契地从房间里钻出来,蹑手蹑脚经过鼾声四起的走廊,成功潜入了厨房。清光在冰箱前支起小桌子,端出蛋糕还不忘撒上点柜子里翻出的可可粉,罪恶的深夜蛋糕品鉴会就这么开始了。

和一勺一勺细细品尝的清光不同,本来就没吃痛快的安定早就迫不及待了,他立马挖了一大勺塞进嘴里。放了一晚上的乳酪蛋糕比起傍晚已经失去了一些鲜度,可经过数小时冷藏,反而多了一种凉冰冰的口感,多余的甜腻也被清光添上的可可粉中和了,把乳酪与蛋糕胚交融得恰到好处。

啊,真好吃,真好吃啊——安定享受着接连不断送入口中的美食,回过神时眼前的蛋糕只剩下了最后一块。

“清光,我实在不想和你这样子一决生死……”

“别废话了——”

从空调吹来的冷风拂动了二人的发梢,让这场死斗显得更凛然了。

“无论谁赢了,都要心服口服呢——”

“那当然,来吧!”

安定握紧拳头以示意自己已做好准备,清光朝他点点头。

““剪刀石头布!!!””

出手的那一刻,时间好像被凝固了,只有冰箱制冷引擎在嗡嗡作响,告知着战斗的胜负。日光灯从二人手上投了影子,落在盛放乳酪蛋糕的盘子里,那是一个布与一个剪刀的形状,那染了鲜艳红色的食指中指组成的剪刀利刃,一直剪进安定心里。

“诶嘿——是我的了——!”

清光的低声欢呼并没有传进安定耳中,想到自己不能再吃到乳酪蛋糕了,安定觉得眼前的世界都在褪色。他丧气地跌坐在椅子上,别过头不想去看清光是如何吃掉蛋糕的,他甚至想捂住耳朵,连蛋糕入口的声音都不想听到。

要是出石头就好了,明明一开始就是想出石头的!悔恨占据了安定的心,但他不会耍赖的,还是会愿赌服输,安定现在只想快点回房间睡觉,结束这个悲喜交加的夜晚。

“嗯?安定?不吃了吗?”

清光叫了好几声,安定才反应过来,他痛苦地扭回来头,看见自己盘子里端正摆了一小块蛋糕切角,还被点缀了草莓酱。

安定眼里的世界以草莓酱的粉红为中心重新亮了起来,刚才的垂头丧气一扫而空,坐在对面的清光眨巴眨巴红眼睛,抿着勺子对安定得意地坏笑。

“反正、我也差不多吃不下了,记得感谢我哦——”

不等清光说完获胜宣言,安定已经把蛋糕塞进了嘴里,酸酸甜甜的草莓配合巧克力的甜味,加上些许可可的苦,让乳酪的香味完全释放出来,这恐怕是安定吃过的最好吃的乳酪蛋糕。

“唔呣、嚎瓷……靴靴啾哐……!”

塞了一嘴蛋糕还没咽下去,安定含糊不清地向清光道谢,这次他等香甜被味蕾牢牢记住才吞进肚子,全部吃完时,他由衷地露出了傻兮兮的笑脸。

“呼啊……这下完全吃饱了!”

“下回去远征,也买些当地点心回来给主上吧——”

听了清光的建议,安定边喝茶边点头,吃饱之后困意也跟着上来,热茶还没喝完就打起了哈欠。清光见他犯困了,简单收了盘子就一把拉起安定,他们关上厨房灯就偷偷摸摸溜回了房间。

第二天,安定和清光因为忘记洗盘子餐具,被烛台切叫去罚站了。

 

——END——

 

写完已经不是深夜美食变成清晨美食了orz

写得我好饿啊!我也想吃乳酪蛋糕了!睡觉睡觉。。。

评论(19)
热度(166)

© 冰月企鹅 | Powered by LOFTER